catcochlear

迷思揭穿,動物實驗是偽科學 (PETA Asia)

作者: 多些芽

動物實驗者們試圖讓我們相信,那些被他們冠以「科學」之名的折磨動物的舊習一旦停止,很多生病的孩子和其他病患、事故受害者們就會聽天由命地死去。但是近年來,很多重要的現代研究都表明,動物並不是人體研究的好樣本。

一些著名醫學期刊發表的學術研究一次又一次表明,動物實驗經常是在平白犧牲動物和人類的性命,也浪費了很多珍貴的資源,用於使動物感染上某種他們本來幾乎永遠不會感染的疾病。幸運的是,大量的尖端技術及非動物實驗為人類的健康和動物帶來了一個光明的未來。下面將一一揭穿一些常見的關於動物實驗的迷思。

「所有重大的醫學發展都歸功於動物實驗。」

一篇刊登在權威的《英國皇家醫學會期刊》的學術文章在研究過後總結:沒有任何證據支持這個說法。大多數的動物實驗與人類健康並不相關,也沒有對醫學進步做出重大貢獻。動物實驗其中很多出發點都是好奇心,甚至根本沒有對治癒疾病做出最基本的保證。仍然使人們相信動物實驗能夠幫助人類的唯一原因就是媒體﹑實驗者﹑大學以及遊說團體誇大了動物實驗的潛能,以及他們自身在過去醫學發展上的地位。

「如果我們不用動物,那新型藥物就得用人做試驗了。」

事實是,我們已經用人做新藥測試了!無論進行多少動物實驗,總有某人要成為第一個被試驗的人類。動物實驗是不可靠的,因此使臨床試驗增加了不必要的風險。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FDA)表示,92%的藥物在經動物實驗證實安全有效之後,在臨床試驗中都失敗了,結果為無效或有害。只有很少一部分藥物證實對人類有效,但這其中仍有半數在之後的臨床應用中出現了在動物實驗中沒有顯現的副作用,因此被重貼標籤。

「我們必須在活體動物身上全面觀察細胞﹑組織﹑器官之間的相互作用。」

把一個來自於完全不同物種的健康個體,囚禁在一個非自然的充滿壓力的環境中,人工地使其感染某種他們幾乎不可能在自然環境中感染的疾病,然後作為樣本去研究人類在自然環境中感染的疾病,這樣的實驗結果讓人將信將疑。不同物種對於藥物的生理反應在很大程度上是截然不同的。青霉素會殺死天竺鼠,但是對兔子卻沒有作用;阿司匹林會置貓於死地,造成老鼠﹑天竺鼠﹑狗和猴子的出生缺陷;嗎啡,一種人類鎮定劑,對於山羊﹑貓﹑和馬來說卻是興奮劑。 另外,實驗室中的動物呈現出很多典型的源於極端心理壓力的行為,實驗者們承認,採用這些承受巨大壓力的動物作為樣本,對研究數據有著負面的影響。

「在我們與癌症的鬥爭中,動物起到了很大作用。」

舉一個例子,1971年至今,美國已經在癌症研究上投入了近2000億美金。然而,每年仍舊有超過50萬美國人死於癌症。從1971年的癌症之戰開始,死亡率上升了73%。衛生部的一項研究表明,在中國,癌症已經成為都市第一殺手。如果動物實驗真的有助於治癒癌症,那麼鑒於我們在動物實驗上遞增的投入,我們應該早就已經攻克癌症了!

「很多實驗對動物來說並不痛苦,所以合乎情理。」

在中國,唯一能夠管制被用作實驗的動物的條例――實驗動物管理條例――允許將動物燙傷﹑驚嚇﹑毒害﹑孤立﹑禁食﹑強行束縛﹑人為地導致藥物成癮以及腦部損傷。無論多麼殘酷﹑痛苦和瑣屑的實驗都沒有受到禁止――甚至還沒有規定要採用任何止疼劑。更有甚者,即使在替代方法可行的情況下,管理條例並沒有要求應該使用代替方法,因此經常仍然用動物做實驗。管理條例在實驗過程中,對動物的福利起不到絲毫的保護作用――相反,它甚至完全沒有細化該如果對待動物。實驗者從未被要求為動物緩解疼痛,所以他們也很少這麼做。

「我們也不想用動物,但是我們別無選擇。」

人體臨床試驗和流行病學研究; 基於人類組織、細胞和大體的研究手段;精密的高仿真人類病患模擬器;以及計算機模型都是更可靠、更精確、相對成本較低,相比動物實驗來說也更加人道的。一些先進的科學家已經採用人腦細胞發展出了“微腦”模型,用於腫瘤研究,同樣還有人造皮膚和骨髓。現在,我們可以在蛋白細胞膜上進行刺激實驗,也可以在人體組織上測試疫苗,並且用血樣進行妊娠實驗,而不需要殺死兔子。動物實驗存留至今並不是因為他們是最好的科學辦法,而是因為實驗者們的個人偏見和舊習。

「醫學院的學生們不是必須要解剖動物嗎?」

美國將近95%的醫學院――包括耶魯﹑哈佛和斯坦福――都不用動物去訓練他們的學生,無論是在校學生或申請入學的學生,都不會被要求進行動物解剖實驗和活體實驗。醫學院的學生們採用多種方法結合的方式進行學習實踐,如理論教學,精密的人類病患模擬器,互動電腦程序,用人進行安全的教育方法,以及臨床試驗。在很多國家,人們可以在不傷害任何動物的前提下獲取醫生執照。一些專業醫學組織,例如美國麻醉學委員會,甚至要求醫師去完成模擬訓練――而非動物實驗――來獲得職業認證。

「動物本來就是為人類所用的。如果我們犧牲1000或10萬只動物有望能讓一個孩子獲益的話,就是值得的。」

如果我們用一位在智力上有殘障的人士做實驗,能夠使1000個孩子獲益的話,我們會這麼做嗎?當然不會!道德告訴我們,每一個生命都是無價的。這樣的價值不會僅因為我們對別人有價值,就被取代。何況,由於動物實驗如此糟糕,它不僅沒有促進輓救兒童的醫學發展,反而成為了其中的阻礙。

原文出處:PETA Asia (已獲授權轉載)

多些芽

關於 多些芽

純素生活指南:給關心地球、有同理心的你,去幫助每一個人作更好的選擇。我們相信透過分享,能改變世界。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