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ead-white-fox-1-1024x768

善待動物組織調查員分享親身經歷

作者: PETA Asia

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把牛仔褲上的血跡洗掉。在旅館房間的洗手盆邊搓洗著褲子上的血跡,我再也控制不住情緒大哭起來。我實在不明白,人們怎能對這個殘酷行業背後所造成的苦難視而不見。

恕我直言,世界上絕對沒有任何方法,可以人道地將動物的皮從他們身上剝下來。亞洲善待動物組織的成員和我去過中國許多皮草養殖場和市場,我們所見到的,只有無盡的痛苦和折磨。

當我抵達最近造訪的一間皮草養殖場時,首先引起我注意的,就是陣陣惡臭──那是一種令人作嘔的,由尿液、糞便、鮮血,及曝曬在陽光下剛剝下的皮,所混合而成的氣味。

上百隻狐狸被分別關在籠子里,通通都是比那些狐狸身體大不了多少鐵籠。皮草養殖場內沒有一個地方不是污穢不堪的。籠子下遍布的是結了冰的尿液和糞便,層層堆疊。許多動物沒有食物,沒有飲水。

silver-fox-circling-the-cage-frantically
有些狐狸因孤獨地囚禁在籠中,並被剝奪了一切,致使他們徹底發瘋,而不斷在籠內跳著繞圈,或以身體撞擊籠子一側。皮草行業對大部分人而言,第一個想到的大概是動物們所經歷的可怕的屠殺過程。很少人會想到,這些動物其實還遭受著精神上的折磨,他們不得不忍受令人麻木的乏味、無視和孤寂。日復一日,數月至數年不等,最終走到生命的終點。

身為一名調查人員,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將受到強大的挑戰。每次出發前往皮草養殖場前,我都必須振作起來。我必須接受事實,想著自己即將目睹的痛苦,並且告訴自己,我什麼都不能做。同時,我還不得不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我看到這間皮草養殖場的狐狸,普遍死於兩種宰殺方式:他們不是被打死,就是被電擊而死,而這取決於當時有幾名工人在場。如果只有一個工人,那麼狐狸會被活生生打死;但如若使用電擊,就需要兩名工人操作──其中一名把狐狸固定在電擊台上,另一名把電擊棒放置在動物的臉部和肛門周圍。

Pile-of-white-foxes-pelts-1024x768

電擊瞬間所傳送出電流直抵動物的心臟,使其癱瘓。但電擊並不會使得大腦功能停止。若是動物在尚未被打昏前就受到電擊,他們要經歷的是令人粉身碎骨、痛苦難忍的折磨,正如典型性心臟病發一樣──這一切痛苦會持續至他們心臟停止跳動為止。

我不停思索,是否有一天,當我再次拜訪皮草養殖場時,會發現動物不再受苦。但當然,真正的勝利,應是終有一天所有的皮草養殖場都不復存在。

在此,我要向還穿著皮草的人,以及還使用皮草的設計師──請看看皮草養殖場上的動物是如何在鐵籠內焦躁地來回踱步,繼而被棍擊,然後活生生地剝皮。看過了這些場面後,再決定你是否還有辦法對這些動物的苦難視而不見,亦或是你已準備好加入數百萬富有同情心的消費者, 永遠對皮草說不。

 


原文刊於PETA ASIA多些芽獲授權轉載


這是文中調查員冒生命危險拍攝到的影片(慎入)

 

PETA Asia

關於 PETA Asia

致力於保護所有動物的權益。我們奉行簡單的原則,即動物不是供我們食用、穿戴、做實驗或娛樂用的。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