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豬狹欄二

文章翻譯|還要多久,真相才會被面對?

作者: LifeForAnimals 政大動物之生

編譯自 For how long can we treat the suffering of animals as an inconvenient truth?
照片來源 WeAnimals

科學的洞見十分有影響力,但,它有可能會凌駕於人類對於健康、繁榮和便利(最令人難過的)的慾望之上嗎?

當我讀到工黨最近發佈的、以最新的對於動物認知能力的科學證據為基礎的動物福利政策時,我的腦海中出現了這個問題。這新的政策,很可能會導致對於鵝肝醬進口的禁止以及對於獾不合理的撲殺的禁止。但對於這些盼望,我們應當要謹慎,因為在不遠的將來,它們可能會造成一些令人難堪的兩難情況。事實上,在未來的幾十年內,「人類應當如何對待動物」一定是其中一個最主要的議題。

那些對於動物意識的注意,早已讓許多人處於矛盾的情況之中了。舉例來說,Richard Dawkins,就聲稱「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去認為動物對於痛苦的敏感度比人類還低」,他所說的應對人類文化造成一些改變-舉例來說,培育牲畜、對動物未經麻醉的結紮與鬥牛等行為,「在道德考量上,應該被視為和對於人類做出同樣的行為相等的」

神經科學家Christof Koch在從事以各種角度對於動物意識的研究後,表達了對於「我們是否應該吃動物?」這一問題的反感,他問道「如果動物並非如同機器般無所覺知,我有什麼權利去殺害他們?」。哲學家David Chalmers也有同感,但他為簡單的意識與複雜的意識做出了武斷的區別,也因此他認為可以吃魚與雞。

類似的「自圓其說」在這領域當中很常見。一位動物認知能力的研究者在與我的交流中承認,她認為她難以去吃那些她知道有意識的動物。結果,她說,她不吃任何她研究過的物種,她還說,她永遠不會去研究牛。

然而,我們不能不去面對那些「較低等動物」的意識問題。許多的研究都顯示,雞不只是「被兩隻腳所支撐的肉塊」,他們會為其他雞的遭遇感到痛苦,這可能十分令人難以接受,然而,「雞對於同類具有憐憫心」!對於魚類大腦與行為的研究也顯示,養殖漁業幾乎肯定會造成魚類心理上的痛苦。還有「頭足類動物」,如章魚、魷魚與烏賊等,他們的大腦有思考、計畫、以及學習的能力,當然,肯定也有感覺的能力,且其感覺方式和人類並無二致,章魚就是個很明顯的例子,他們的行為總是充滿想像力且有目的性,不論是帶著殼行動時或是打造自己的住所時,他們經常以不同的方式捕食獵物,且當他們被抓住時,只要情況有可能,他們總是會想到辦法逃脫。基於以上這些事實,雖然我仍然會吃牛、羊與豬等動物,但我再也不吃章魚了,然而我其實也有些矛盾,畢竟我仍沒有戒掉吃烏賊,即使我知道有些研究顯示他們像貓狗一樣會作夢-無意識地,我給自己畫了條界線。

其實,「我們會容忍多少不願面對的事實?」,才是真正棘手的問題。

以狐狸來說好了,狐狸的認知能力對於一些人來說就是個「不願面對的事實」。雖然,在科學上我們幾乎不可能確定當一隻狐狸被獵犬追時會有什麼感覺,但,我們對於動物大腦的瞭解給了我們可信的提示,人類和狐狸共同演化了幾百萬年,也因此,人類和狐狸在一些基礎的大腦反應上,是有類似的迴路與化學反應,所以,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狐狸被狗追時,也會像人被狗追時一樣害怕。

認為上面所說難以接受嗎?還有更難的!實驗顯示蟑螂與漏斗網蜘蛛在特定情況下會經歷到身心的痛苦。那麼,在以無脊椎動物做實驗時,毫不考慮其感受是否是不道德的?這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太超過了?畢竟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蟑螂與蜘蛛生命的價值是遠遠不如人類的。

但我們不能忘記的是,我們與所有動物的關係,都是文化的產物。我們幾千年來身理上對於動物的蛋白質或是其他資源的依賴、心理上去避免他們的潛在危害之直覺,和認知上對於他們內心世界的忽視等,都反覆地塑造了我們的這一信念-動物的價值不及人類。而現在,科學已經向我們展示了到底作為一隻農場裡的雞、被當作肉排飼養的鴕鳥,或者被關起來的蟑螂是什麼感覺,我們究竟能否克服我們長遠以來的習慣,並適當的回應科學的發現?

在起草紐西蘭漸進的動物福利法案時,十分有影響力的生物倫理學家David Mellor認為,科學上對於動物更深的瞭解,表示我們對於動物的關注不應停在讓他們有「不受負面經驗的自由」,更進一步的,我們應該要確保他們能夠享受他們那本來就「值得被活」的生命

這條路將很不好走,如雖然我們已經禁止以黑猩猩做實驗了,我們仍縱容自己的認知失調,並容忍對於猴子做實驗,即便我們知道他們並沒什麼太大的不同。科學上的理由是這是「必要之惡」-醫學發展的重要性大於對個體動物造成傷害的嚴重性。但當這價值判斷被放大檢視時將完全站不住腳,因為同樣的論點,若實驗對象是人類的話,根本不會被接受。

不幸的是,這並非沒有發生過,在歷史上,我們確實曾用自己的同類做實驗,且對於此類實驗的合理化,往往都建構在對於被實驗者的「人性價值」的否定之上,而這些否定往往都是立在對其種族、心智能力的歧視之上。時代改變了,而很有可能,時代會再改變一次。有可能在未來的幾十年內,「吃動物」一事會像抽煙、使用經動物實驗的化妝品一樣,開始被視為不得體的行為。

在我們面前的確是一連串嚴峻的考驗。畢竟,舉例來說,有誰不會為了活命去接受心臟移植手術,縱使這顆心臟是在豬的身上被培養出來的。培育基因改造的豬,以讓他們長出人類的器官可能很快將成為可能,但這項技術,會讓數百萬的動物因人類的活命而死。

是否動物的生命像Mellor所說的一樣是「值得被活」的?我們是否要為這些豬感到難過,就像我們為了科幻小說中那些只為了被摘取器官而被複製出來的人一樣感到難過?我認為我們應該,但我不認為我們會,甚至有可能會。

LifeForAnimals 政大動物之生

關於 LifeForAnimals 政大動物之生

動物之生為一成立於政治大學的社團,致力於消弭動物於人類社會之中所受到的歧視性待遇以及苦難。我們看見許多食品業者、娛樂業者、皮草業者與消費者等為了一己之利殘忍的對待動物,我們認為這不僅不可接受,更違背了多數人的善良特質。
我們相信每年有六百億以上的動物生命被人類殘害致死是因為:人們不知情,所以我們希望能夠透過翻譯文章、經營粉專、撰寫文章、舉辦演講、街頭推廣等各種方式讓人們了解,並根據所知與所見做出改變,讓這個世界的苦難更少,實現一個人與動物都能平等共用地球的永續社會。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