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f

十大理由:拒絕支持「捐贈動物」的組織|以「小母牛」為例

作者: 多些芽

原文授權翻譯自:Free From Harm “10 Reasons To Say NO To Animal Gifting Hunger Relief Organizations”, 作者:Dawn Moncrief
翻譯義工:Gloria Hui

在假期送禮的季節,一個很受歡迎的禮物捐贈方式,是那些送活的農場牲畜作為“禮物"來減緩低收入國家的飢荒和貧困的計劃。

我們在此的目的,是要公開批評這些活動和鼓勵人們使用其他更有效和更有愛的方法。我們將總括地探討捐贈牲畜的團體和國際小母牛組織(因為它是最大型及最知名的組織)它們的觀念上和行動上的漏洞。簡單來說,我們將解釋為什麼捐贈牲畜不一定是有幫助的,甚至有時對於受贈者來說是有害的,以及這些計劃可能以怎麼樣的方式來誤導捐贈者。以下的種種理由就這些關注提供了具體的細節:

1. 大部份的受贈者都患有乳糖不耐症和不能承受奶製品的

乳糖不耐症比率

在最近的人口中,全球普遍患乳糖不耐症的人口百分比

牲畜捐贈計劃促進在擁有大量乳糖不耐症患者的地區生產奶製品。

奶製品生產的上升,經常被吹捧為牲畜捐贈計劃的最成功處之一。但是,全球有75%的人口是乳糖不耐症患者,及90% 的亞洲及非洲人口(被奶製品生產計劃不斷針對的人口) 都是乳糖不耐症患者。因此,小型和大型的奶製品生產計劃負面地影響了患有乳糖不耐症人口中人們的健康、幸福和生產力。另外,奶製品的生產亦對當地社會帶來連鎖效應的負面影響,最終對整個社會造成不利。
當缺少一種叫乳糖的酵素時,乳糖不耐症就會發生。因此,生牛奶仍然造成問題。其所產生的問題包括腸胃痛、胃氣的產生、腹部脹大、腸胃痙攣、腹瀉、哮喘和多種自身免疫失調等的廣泛消化問題。

大部份哺乳動物(包括人類)在斷奶後就會患上乳糖不耐症。牛奶是專門給嬰兒飲用的,而非成人。再者,人類是沒必要飲用其他動物的奶的。邏輯上來說,這說法說得通,但卻很少人正視這個問題。奶製品是熱量的“一種"來源,但將用來製造奶製品的資源投放在其他能生產更高質量和熱量、蛋白質和鈣的地方的話會更好。

酪農場

一個典型的奶製品工廠化農場。取於維基百科的共享資源。

很多牲畜捐贈計劃看來把它們的焦點都放在小型農場上,但它們其實對工廠化農場的走向有著巨大的牽連,令肉類、奶製品和雞蛋的消耗量以全國性和更廣的範圍以指數級上升。例如,國際小母牛組織被認為對於二戰後日本牛奶生產工業化的開端是有責任的。他們自吹自擂地說他們的計劃於一年內在烏拉圭生產了三百六十百萬加侖的牛奶,並在坦桑尼亞發展了全國性的牛奶計劃。這些大型計劃都在莫視90% 的亞洲人口和非洲人口都是乳糖不耐症患者的事實下被開發的。

2. 養殖更多牲畜不等於減少更多飢荒

推廣肉食的偏向意味著,能確實提供更高營養價值和收入的可再生植物農作物常常會被忽略。

例如埃塞俄比亞畫眉草,它是埃塞俄比亞最早的其中一種糧食。它耐旱耐熱,且富含蛋白質和鈣。

非洲草原上的人

畫眉草在埃塞俄比亞被收割。圖片取自知識共享。

在《食物的選擇和可持續性》(2013)中,理查德.奧匹蘭德博士(Dr. Richard Oppenlander)寫到:「在埃塞俄比亞,超過四成的人口被認為處於飢餓或飢荒狀態,但該國擁有五千萬頭家牛(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型的畜群),以及接近五千萬頭綿羊和山羊和三千五百萬隻雞,牠們正過量消費著食物、草地和水……缺乏家牛放牧的管理導致了嚴重的過度放牧、森林開伐問題和隨之而來的侵蝕及最終荒漠化的問題。他們資源的使用必須集中於這些家牛的管理上。

「就以埃塞俄比亞作為例子,如果不用食物、水、表層土和大量的土地和能源來養殖牲畜的話,他們可以種植畫眉草,一種古老和有營養價值、在該國過去的兩萬到三萬年來一直被種植的糧食。畫眉草含高蛋白質,其優質的氨基酸譜使它含豐富的纖維和鈣(一杯畫眉草比一杯牛奶能提供更多的鈣),而且它是硼、銅、磷、鋅和鐵的一種高含量來源。

「全個埃塞俄比亞的70% 的家牛都在當地的高原被田園式地飼養著,其中使用中的每英畝土地生產少於一百磅的牛肉和數加侖的牛奶。研究者發現,引用更高的再生科技和無水灌溉的話(畫眉草已被顯示能於缺水的地區正常生長,而且它對害蟲是有抵抗性的),同樣的農夫可於同樣的地區種植每英畝生產二千到三千磅的畫眉草。」

3. 更多的牲畜代表更多的糧食需要

瘦弱牛

2011年肯亞一隻飢餓的牛正在垃圾堆裡找尋食物。照片來源:知識共享/安德魯.希凡斯(Andrew Heavens)。

很多牲畜捐贈計劃的受贈者連提供糧食給他們收到的牲畜都有困難。牲畜不會神奇地自己製造肉或牛奶,亦不能光靠吃草來“自給自足"(下文將提供細節)。牲畜必須在有糧食和水的地方生存,而受贈者居住的這些地區本身就缺乏這些資源。

4. 牲畜是不能夠“自給自足"的

柵欄與牛

零放牧的牲畜經常在欄內變得衰弱。照片來源:知識共享資源,flickr使用者treesftf

雖然我們很想去相信,但牲畜不能只靠草和渣滓這些不能與人類食物消耗量來相比的東西來“自給自足"的。為了回應提倡在本身已經被荒漠化和旱災問題困擾的地區進行畜牧業是不負責的行為,國際小母牛組織和其他組織說他們的計劃是“零放牧"要求的。可是,零放牧的話,水和食物是需要被帶到去欄內的牲畜的。這些水和食物可能會直接影響人類的食物消耗量。零放牧不單對被困在欄內的牲畜來說有壞的影響,亦對人們(尤其對小孩)帶來不良的影響,因為他們要花時間、人力和資源來為這些牲畜帶來水和食物。

5. 牲畜的用水量非常龐大

舀水的人

牲畜捐贈團體提倡在本身已就缺水問題掙扎的地區提倡高度用水的畜牧業。來源於知識共享。

養殖牲畜所使用的糧食,其所需的用水量是耕種能直接食用的農作物的十倍。

可是,像國際小母牛這些組織卻在本身已證明了有缺水問題的地區提倡必須持續大量用水的畜牧業。這意味著要將本身已受限制的飲用水供應,為了提供牲畜所得的水份、環境的衛生和飼料的耕種而轉移到牠們的身上。這些用水是與當地社區的飲用水和用以耕種人類直接食用的糧食水供應有著直接競爭的。

另外,很多的乾旱地區中,只能從公共水井或蓄水池裡才能拿到水,意味著提供牲畜的用水的過程對於成人和小孩來說都是十分勞動性的,因為他們必須以行走的方式去拿有限的水。舉措例如耕種農作物用的微灌溉(或滴流灌溉)項目是更有持續性和更能保持生態健康的,而且它們已為牧民和糊口農民提供了另一種的生計。

母親希望

“母親希望”(Mama Hope)在肯亞的滴水灌溉計畫。

使用微灌溉的話,農作物能全年生長,且能收集和準確地分配雨水、提供家庭糧食來源和從剩餘的農作物中賺取收入。那些因乾旱而失去了牲畜的家庭,現在已改為種植農作物,並因擁有穩定的收入而享受到足夠的糧食、更豐富的營養和能夠得到醫療保健和教育。

6. 專家否定了牲畜捐贈

世界土地信託稱那些牲畜捐贈計劃是“瘋狂的、有害環境的和損害經濟的"。他們的結論是:那些因輸入大量山羊和其他家禽到脆弱和乾旱地區的嚴重後果已被記錄下來,世界土地信託認為,繼續以這種騙局來趁機在聖誕假期來作為賺取捐款的快捷是極為不負責任的行為。

喝水山羊

肯亞的山羊正在喝水。照片來源:知識共享,flickr用戶Oxfam。

社論對頁新聞報導——
倫敦時報上,肖恩‧奧尼爾(Sean O’Neill)解釋說,牲畜捐贈組織“以戴著聖誕帽的可愛山羊和保證能幫助發展中國家的窮人來吸引良知消費者。"但組織像世界土地信託和動物救援卻認為,“送山羊、牛和雞去那些會增加他們乾旱和荒漠化問題的地區是‘瘋狂'的做法。"

前社會福利和動物保護印度部長莫妮卡‧甘地(Maneka Gandhi )解釋,當山羊被允許或因情況而被迫放牧時:“每一隻山羊在一年內能把兩公頃土地的草和灌木吃光。一隻山羊能破壞土地的肥沃性,而且相比牠所造成的破壞,牠所生產的奶或施糞量是微不足道的……在兩年內,那些被捐贈山羊的人們過著更貧窮的生活。有些村莊在爭論著社區放牧的問題;小孩因要放牧山羊而從學校裡被帶走;缺水問題變得更加嚴重……兩隻山羊能減少當地居民的農田可用數量,令村莊荒蕪化,而一隻牛每天就能飲用最多九十公升的水。"

照顧羊

一名坦桑尼亞的男孩正在照料山羊。照片來源:知識共享,flicker使用者大衛‧丹尼斯 (David Dennis)。

該篇社論對頁新聞文章繼續報導說:“有些農業經濟學家於1970年代就開始指出這個方法的弊處。很明顯地,很多牲畜受贈者連把牠們養至成熟期的能力都沒有,更不用說要飼養牠們的後代。"
“環境學家後期提出輸入非本地牲畜到通常都是脆弱的棲息地到底是否明智的問題。這些比本土的品種體形更大或擁有不同食物嗜好的牲畜,有可能增加植物生長的負擔或直接挨餓。"

7. 牲畜捐贈計劃誤導民眾

抱羊

照片來源:國際小母牛組織

國際小母牛和相似的組織將大量金錢浪費在五顏六色和紙質光滑的小冊子上,描繪著可愛的小孩如何抱著和親著健康愉快的牲畜(像國際小母牛組織的小冊子上的這張圖)。在這些小冊子上,本意良好的捐贈者選擇他們想捐贈的牲畜作為禮物。但事實上,那些捐款未必一定用在購買那些牲畜上。如國際小母牛組織的網頁上寫到:「捐款從任何……牲畜款項可能會被用到其他最有需要的地方。」(素食者和純素食者注意:蜜蜂和樹木捐贈有可能支持任何牲畜計劃、籌款活動或間接費用)

再者,本應從那些牲畜獲得利益的小孩,可能會因要照顧牠們而被學校中帶走。有些小孩甚至要在畜棚裡與牲畜一起睡覺,以防盜竊發生。最終,大部份的他們的牲畜“朋友"會因疾病、沒有得到適當的照料或被屠宰而痛苦地死去。

被運送的牛

牛正被運送到印度南部的屠宰場。照片來源:“氣候治療師"(Climate Healers)沙利士‧饒(Sailesh Rao)。

最後,這些牲畜過的生活完全稱不上是愉快的。很多被捐贈的牲畜都飽受空間限制、疏忽照顧、營養不良和缺乏天氣和極端溫度的保護的痛苦。牠們亦要承受可怕的屠宰過程和從受贈者位置往返的長距離交通。

根據尼泊爾動物始創者露西亞‧迪花士(Lucia DeVries)所說:「我一直在寫信到荷蘭的那些中介,希望能阻止這些計劃,但因某些原因……這些動物普遍還是在不人道的手法下被屠宰……以尼泊爾為例,那裡只有一個屠宰場,位置於其首都加德滿都。這意味著,幾乎所有牲畜通常都是被農村屠夫用不夠鋒利的刀去屠殺的,令動物、可能還有屠夫都造成極大的痛苦。我認識幾個人,他們在屠宰一隻山羊的過程中失去了幾隻手指。」

8. 動物捐贈組織存有可疑的洗費問題

小母牛組織總部

國際小母牛組織總部

捐款優先使用的地方和用途的適合與否,這些問題存在於所有牲畜捐贈計劃中,但國際小母牛組織引起了另一個問題,因為他們的年預算超過一億美元和把一些奢侈的洗費用在圖中顯示的他們的總部上。

在2012年,國際小母牛組織花超過一百萬美元於專業的籌款費用上。這個數字其後一下跳到超過二千二百萬美元,用於包括打印、分配、處理和其他與籌款有關的洗費上。根據國際小母牛組織最近的990公共稅表,在一年內,單單用在籌款活動上就花了二千二百三十五萬九千四百四十一美元。
這真的是我們的捐款去向嗎?我們的捐款被用在奢華的建築物上,和被用在把昂貴的小冊子運送到成千上萬的人們手上,即使他們沒有要求這些小冊子或根本不想要它們嗎?
就像之前部份解釋到的,任何捐款都可能被用在“最有需要的地方",這包括國際小母牛組織的龐大籌款預算。

前社會福利和動物保護印度部長莫妮卡‧甘地(Maneka Gandhi )陳述:
「沒有比那些國外的慈善機構收取捐款然後聲稱是要把它給亞洲或非洲的女性、小孩或動物讓我更氣憤的事。只有非常少數的捐款能到達那些國家或用在本該使用的地方上,大部份都被用於他們自己的『基礎設施』上,即租金、員工、旅途和『調查』……這是對動物和窮人的一種玩世不恭的剝削。」

9. 慈善機構評論牲畜贈送計劃為:有需要關注的問題

gw

Give Well不推薦國際小母牛組織。

Give Well慈善機構評論組織在他們對國際小母牛組織的評估中指出,該組織缺乏足夠的透明度和計劃的優先次序,並不獲Give Well的推薦或捐款。以下是引用Give Well的官方網頁上說關於牲畜捐贈計劃的總體關注:

「當調查那些進行牲畜發配計劃的組織時,我們認為有理由向他們發出以下的問題。但我們至今還沒找到一個進行牲畜發配計劃的組織是有發佈計劃影響的證明……或那些問題的明確答案的。

• 那些牲畜健康狀況是否良好?牠們會達到受贈者的期望那樣,還是牠們會死去、生產力供不應求或有造成人們要因牠們而實行不理想的計劃和投資的潛在風險?
• 受贈者是否有能力,在知識和資源方面,能夠把牲畜照料得好?(如果他們沒有這個能力的話,便有可能產生上一要點中的問題。)
• 受贈者是否有意把牲畜照料得好?還是我們有理由去關注捐贈牲畜會對動物造成虐待的問題?
• 那些牲畜是否成功地針對那些有需要的社區而分配的?是否有造成妒忌和/或經濟不穩定的風險?
• 把大量牲畜引進一個社區裡會造成其他後果嗎?
• 受贈者是否可以從其他有價值的禮物中,如現金,得到更多的利益呢?」

10.其他更好的供養計劃和禮物捐贈計劃

由於大量的需求,“沒有飢餓的世界" (A Well-Fed World)創造了一個特別的“用植物減少飢餓"的禮物捐贈計劃,提供了另一個有愛和更有效的選擇。“沒有飢餓的世界"將100%的捐款送到四個由人手選擇的群體上,這種做法間接費用低,而且已被證實能在高需求的地區獲得成功。這些飢餓減緩計劃在不傷害動物的情況下,提供即時的幫助和長久的社區解決方案來供養家庭。我們會簡單地送上一封稅單、禮物卡和禮物,但你亦可以選擇把禮物直接送到這些群體手上,或可以從我們的資助名單上選擇捐贈的津貼。

想了解更多,可以到A Well-Fed World的網站

原文授權翻譯自:Free From Harm “10 Reasons To Say NO To Animal Gifting Hunger Relief Organizations”, 作者:Dawn Moncrief
翻譯義工:Gloria Hui

多些芽

關於 多些芽

純素生活指南:給關心地球、有同理心的你,去幫助每一個人作更好的選擇。我們相信透過分享,能改變世界。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