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ggy-Piggy-Piggy-e1374522063822

素食,唯一道德的選擇(文:謝冠東)

作者: 謝冠東

很多人素食,乃出於不忍殺生。但隨著對肉食問題的了解日深,才發現動物面臨的痛苦實在遠不止於屠房的宰殺。如果你願意認識真相,明白到除了殺之痛,還有生之苦,你會否改變初衷,考慮一下素食呢?


先說雞隻

和香港的貧民一樣,牠們住在名副其實的籠屋。不一樣的是,這些籠屋的平均面積只有0.8呎,只有一張A4紙的大小,莫說無法走動,連拍翅的空間也沒有。對動物而言,不准動簡直是極大的酷刑,而且還是終生施行!由於雞腳長期與鐵籠相接,長久下來有些已與籠子連為一體,肉與鐵難分難解;而隨著雞的重量日增,雙腿卻不得鍛鍊,根本無法承受這種體重,故不少雞隻均長年骨痛,但有苦無路訴。全球每年有500億隻雞就此坐困愁籠,動彈不得,全都患上精神病,只有發了瘋般狂叫,虐待之烈、規模之大空前絕後。

 

再到豬隻

在人類世界,有些男嬰在出生後會割包皮,但豬男則更為徹底,會在出生後首十天就被閹,睾丸活活被扯出,不施任何止痛劑。然後這些幼豬會放在籠裡,一層一層的,雖能節省空間,但上層的屎尿就直接流到下一層,同伴的新鮮排泄物長伴身邊。再長大一點,他會被放到密集的豬場,密集也是基於成本考量。而生長速度不夠快的豬仔因不符成本效益,會被人提起後腿,猛地拋到地上,讓他頭撞石屎地賜死,再由貨車送走。有些一息尚存的,眼球已掉在地上,臉上瘋狂流血,下顎也崩爛了。

 

海鮮會否好一點?

飼養的三文魚和其他魚類,基於成本考量,也是密集飼養。這些混濁的水長滿水蛭,是自然環境的三萬倍,有些魚的臉龐已被咬得潰爛,咬至深入透骨,痛苦不堪。而一條兩點五呎的三文魚,終其一生就住在不過一個浴缸大小的空間,眼睛並因嚴重污染而出血。

捕魚也許人道一點?不說不知,其中一種方法名為長線多鉤釣魚法,魚線上都掛滿了一個個鈎,其長度可以相當於英法海峽的三倍,猶如海中地獄。至於拖網作業,那是將網拖至海底,把海床以上所有東西都鏟起,捕撈上來。在捕蝦拖網作業裡,撈起的生物其實九成以上不是蝦,但撈起時牠們已死或垂死。蝦只佔捕穫重量的 2%。其餘 98%的屍骸就此丟進海中。為吃那一點蝦,背後造成的生靈塗碳不可思議。在拖網的過程,上百種物種壓擠在一起,並在珊瑚上碰撞。這種壓擠不時導致動物的眼睛溜出,以及內臟從口部溢出。

 

肉食除了為動物造成種種災難,也對人類造成重大傷害──

這裡不是指增加腸癌等健康風險。首先我們的下一代都做了科學實驗品,他們自小進食大量含生長荷爾蒙和各種藥物的肉類。究竟那會造成甚麼後果,我們毫無把握。每當我們看到運動員服用荷爾蒙,就覺得他置健康於不顧;但到全人類集體參與之時,我們卻竟然默許,那不是太難以置信嗎?

 

由於密集飼養會造成種種疾病,為預防起見,就注射了大量抗生素

在美國,每年用於人類的抗生素為三百萬磅,用於牲畜上的卻為 1780萬磅!那造成極嚴重的抗藥性問題,後代生病可能藥石無靈。


對於畜牧場旁的居民來說,肉食的傷害就更大了

美國畜牧業每秒鐘製造87000磅的屎,是美國人的130倍,其惡臭可想而知。這個糞便量,再大規模的污水處理也應付不來,只有極速污染附近的水源。鎮內的空氣都瀰漫著這些污染物,居民會因此流鼻血、耳痛、慢性腹瀉和有肺部被火燒的感覺。每當有畜牧場宣布開幕,附近地價起碼跌20%,可見畜牧場外不宜人居乃是人所共知。我們肉食的歡愉,只是以遠方居民的痛苦為代價。


肉食也令饑荒雪上加霜

自從粟米等可作為汽油,轉化為汽油的穀物以億噸計算,但有聯合國官員指這種科技違反人道主義,因現有逾十億人處於飢餓當中,這種做法只令糧食供應更緊張,難道為了要用汽油,就要把他們活活餓死?然而更可怕的是,畜牧業每年把 7.56億噸穀物餵養動物,那本足可餵飽 14億赤貧的人,這種罪惡豈非還要嚴重多倍?肉食的需求,為最窮的人推高了基本的糧食價格,落井下石。


看到肉食的許多傷害,我們才發現屠房只是最後的一重理由而已

假設一個人一年吃的肉,約為十隻雞的量(已大幅低估),五十年就吃了五百頭雞。及早選擇素食,同樣過此一生,卻不必有500隻雞為你受苦,跟你陪葬,我們的人生豈不更為圓滿?想起外邊遍佈全球、正在苦苦掙扎的500億隻雞,我們可否減少因自己的存在,而為其他生物以至人類製造痛苦?畢竟又有甚麼比心安理得,更為重要呢?

(編輯、配圖:多些芽)

謝冠東

關於 謝冠東

《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他為香港中文大學EMBA整理《管理新思維》及《EMBA論壇》等專欄文稿,逢周五刊於《信報》及每月刊於《信報財經月刊》。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素食和行山,現為香港素食會執委及Club O義務行山領隊。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