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z1fU4WsAA4OlS 1

肉食主義:為什麼我們覺得吃動物是如此地正常?

作者: LifeForAnimals 政大動物之生

此文翻譯自CARNISM: Why Do We Think It’s So Normal To Eat Animals?

 

哈佛學者、同時也是純素主義倡議者—Melanie Joy 博士,在16年前創造了「肉食主義」一詞,他將肉食主義定義為主流的意識形態。

我們不想看見動物受苦,但我們殺他們,然後吃了他們。參與了這殘忍且具壓迫性的體制,人類已變得無法意識到此非理性行為所產生的矛盾。

肉食主義闡明了那不可見的、制約我們去吃特定動物的信仰體系。此意識形態將被廣泛接受的肉食行為視為「自然」、「正常」且「必要」的。

除此之外,肉食主義將與其背道而馳的意識形態—「純素主義」視為不自然且不正常的。

肉食主義的意識形態

分析從古希臘到現代的素食主義歷史,文學學者Renan Larue發現,人類總是支配著動物,並認為放棄對動物的暴行會對人類造成威脅。

肉食主義體現了物種歧視,一種認為人類比其他動物優越的信念,作家Sandra Mahlke曾說:「因為肉食行為在意識形態上正當化了其他形式的動物剝削。」

肉食主義也與純素主義背道而馳。雖然純素主義者時常因「強加自己的信仰在別人身上」而被打發,但事實上吃肉是一種選擇,而不是生存的必要條件。

在成長過程中,我們被給予死掉的動物當作食物,並且大部分的時候,我們並沒有意識到在我們餐盤上的是曾經活著的生命。肉食主義在我們的意識之外運作著,剝奪了我們自由選擇的權利。

Melanie Joy 博士說:「我們將素食主義視為一種選擇,卻沒有將肉食行為視為一種選擇。這種選擇是建立在對於動物、世界和我們自身的一系列的看法之上。反而,我們將肉食行為視為理所當然的與自然的,從過去到現在我們都這麼做,從今以後也將會是如此。當我們在吃肉的時候,我們沒有去想我們到底在做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做。」

動物被分類成食物和同伴動物。我們吃豬不吃狗,吃牛不吃貓,這條界線似乎是被武斷地、隨機地畫了出來。生命被區分成可以吃的、不可以吃的、寵物、掠食者和娛樂動物,而這些都因文化差異而有所不同。

與真實脫節

肉食主義違背了人類價值觀的核心。

因此,人們在情感上與事實脫節,並建立了防衛機制,好讓吃動物的行為得以延續。原本對於苦難的同情消失無蹤,一個壓迫且暴力的體系因此被建立。

說到肉食行為的矛盾,Beyond Carnism(純素主義倡議組織)的Jeff Mannes曾寫到,肉食主義的矛盾存在於大部分人的價值觀與行為之間:人們反對傷害動物,但卻吃著動物。
他進一步說道,這樣的一個矛盾導致了認知失調,人們試圖透過精神麻痺來減弱此矛盾造成的心理不適,這已被實驗證據所證實。
Melanie Joy博士說,這就是肉很少被以動物的頭或其他完整的身體部位的形式所販售的原因。

正當化

在介紹肉食主義「正當化的三個理由時」,Melanie Joy 博士說,人們透過將肉食行為視為「正常的、自然的、必要的」來將其正當化。
這些理由也同時被用於正當化其他行為,例如奴隸制度、父權主義,和否定女性的投票權。而根據 Melanie Joy 博士的說法,肉食主義也在種族、性別與性行為方面導致了不正義。

肉食主義是藉著打擊挑戰它的純素主義而得以維持的。肉食主義的防衛會讓純素主義的挑戰顯得無效,它隱藏並摧毀事實,所以他們可以繼續對特定的事實視而不見。

肉食主義者以遷怒為他們帶來相關訊息的人的方式,讓他們的肉食行為得以維持,並繼續認為他們的想法是正當的。

但如果肉食行為是如此地正常、自然且必要的,那我們為何會感覺需要去和我們的行為撇清關係呢?
直到人們意識到吃肉是一種選擇,而不是一種「必要的」選擇的那天來臨前,我們將會持續與壓迫的心態與無邊無際的荒謬共存。
不正義需要被挑戰,心態需要被改變,並且,同理心需要覺醒。

 

 

 

相關連結:

《解析新肉食主義》

《影/肉食行為的秘密》

《書/盲目的肉食主義》

圖片來源:Mercy for Animals

LifeForAnimals 政大動物之生

關於 LifeForAnimals 政大動物之生

動物之生為一成立於政治大學的社團,致力於消弭動物於人類社會之中所受到的歧視性待遇以及苦難。我們看見許多食品業者、娛樂業者、皮草業者與消費者等為了一己之利殘忍的對待動物,我們認為這不僅不可接受,更違背了多數人的善良特質。
我們相信每年有六百億以上的動物生命被人類殘害致死是因為:人們不知情,所以我們希望能夠透過翻譯文章、經營粉專、撰寫文章、舉辦演講、街頭推廣等各種方式讓人們了解,並根據所知與所見做出改變,讓這個世界的苦難更少,實現一個人與動物都能平等共用地球的永續社會。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