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Q

吃動物:常見藉口逐一擊破

作者: 多些芽

原文刊於Free From Harm,「多些芽」獲授權翻譯。
翻譯:多些芽義工團隊

vegan_sidekick_meme_650

我們都聽過這些藉口。即便我們身旁充滿著素食的選項,一般大眾為了繼續食用動物製品的種種藉口。以下就是那些明明知道畜牧業的可怕,以及更有飲食良知的生活方式,卻依然堅持葷食的人面對素食者時最常使用的藉口。每個說法都有其相對的回應,有些還附上了相關佐證的連結。

問題一:如果我們不該吃肉,那我們就不會有犬齒!

答:「有犬齒」這種觀點有好幾個嚴重的邏輯漏洞,其中最顯而易見的就是「有犬齒代表我們生下來就是要吃肉的」。事實上,幾乎所有哺乳類動物都有犬齒。許多草食性或以植物為主食的動物都有駭人的犬齒;其實,擁有最大型犬齒的陸上動物就是純草食性的。你可以瀏覽我們的相簿,並且參考我們所提供犬齒並非肉食動物象徵的九個理由(釋注:已中文翻譯)。

問題二:人類生來就應該吃肉,我們是雜食性動物。

答:雜食性不代表必須食用動物製品。雜食性只是說這種動物能夠靠植物性和動物性食物存活下去。比較兩類食物,人類不需要動物性食物也能生存,不過,不食用植物性食物我們根本活不下去。事實上,數十年的科學研究證實了,人類以生理需求來說不需要食用肉,蛋,或是乳製品。我們可以從植物性食物中獲取所有必須營養,除了摒除不健康的動物性蛋白質和膽固醇,也不會造成數十億動物沒有理由的痛苦和死亡。

問題三:動物也吃其他動物啊,我們為什麼不可以?

答:許多人堅稱肉食是「自然的」── 所以沒有道德上的問題 ── 因為許多動物也吃動物。不過我們應該要知道除了少數的例外,人類為了進食而殺害動物的舉動與其他動物的天然行為其實有很大的不同。(英:延伸閱讀)

問題四:動物沒有人類的智能,他們不應享有與人類同等的待遇。

答:談及如何對待人類以外的動物,哲學家傑瑞米班森有一句名言:我們不需問「動物能有智能嗎?」或是「動物有語言能力嗎?」而是「動物應該受折磨嗎?」(英:延伸閱讀)

問題五:打獵總可以吧?野生動物的數量是需要控制的。

答:有時獵人會辯稱,如果他們不打獵鹿的數量就會暴增。這是個主張是錯的,因為要是我們能夠停止所有打獵活動,那些增進鹿群口數的相關措施也會停止。(英:延伸閱讀)

 

問題六:人類自存在於這個世界就開始吃肉了。

答:史前人類以及更早以前的人類遠祖的確有食用肉類,這是毫無疑問的。然而,科普作家羅伯唐(Rob Dunn)發表在美國科學人雜誌(Scientific American)的深度分析中介紹到,新的研究指出人類的祖先幾乎是素食者。不過,既然以食物選項及生活方式來說,我們的環境與遠古時候極為不同,人類遠祖的膳食習慣真的適合拿來類比嗎?如同我們不再允許食人,強暴婦女,蓄奴,謀殺等不堪回首的人類暴力行徑,我們也不需要依循祖先的膳食選擇。

問題七:是肉食使人類演化出發達的腦部。

答:為甚麼你不會說,我們的大腦也發展成對各種不良事物上癮的的器官,例如吸煙、賭博、電玩、酒精、毒品、性愛、暴力,以及有害的速食等等?我們的大腦經過演化創造出複雜社會,像希特勒、史達林和甘地、李奧納多、達文西等偉大人物也並存。(英:延伸閱讀)

問題八:我們是食物鏈頂端的狩獵者。

答:自稱榮坐食物鏈頂端這種肯定人類以暴力主宰一切事物的說法雖然很流行但卻非常膚淺。相信力量和強者這種把暴力合合理化的想法根基於「強才是王道」的哲學 ── 這種信條是人類歷史發展中最可怕的暴行及犯罪的根源。(英:延伸閱讀)  (中文延伸閱讀:人類並非位於食物鏈頂端 而是中等位置)

問題九:畜養的動物其實比在野生狀態下過得更好。

答:這種說法的擁護者都慣用非黑及白的二分法:我們飼養的動物不是慘死於野外這種難以生存的環境中,就是在人工飼養環境中活著以求個好死。這種假性的兩難其實不對。飼養的動物本來就不會出現在野外,他們是被人工繁殖出來以滿足人類需求的。(英:延伸閱讀)

問題十:食肉就像繁衍後代一樣是本能性的。

答:控制社會秩序的法律主要是為了嚇阻竊盜,傷害,強姦,殺人等根源於人類原始本能的行為。即便我們將這些行為污名化並且入罪化都阻擋不了他們的發生就證實了這些行為的確在某種程度上是本能的反應,所以不受道德規範制約。我們的本能中有些符合道德規範但有些卻不,有些衝動是正向的,但是有些卻暴力又殘酷。過符合道德標準的生活意味著我們必須壓抑某些會對他人造成傷害的原始本能,以及培養對他人及自己的身心都有益的行為及態度。— Ashley Capps

問題十一:肉食只是生命的一部分。

答:你也可以用這個藉口解釋強姦,蓄奴,謀殺,戰爭,種族屠殺,或是任何不堪回首的過往人類惡行。我們不能把無法追究原因的事件都合理化為道德的行為。自由意志也是與生俱來的,每一次的自由選擇前我們都應該權衡選擇所帶來的負面及正面影響。多去瞭解為什麼「自然發生」這種抗辯無法合理化人類造成動物苦難的膳食習慣。

問題十二:我只買非籠飼雞生的蛋還有草料飼養的牛肉!

答:「散養/放牧」,「非籠飼」和「人道飼養認證」這些標示的存在的確顯示了社會大眾開始關注肉品用途動物的飼養環境。不過肉品,蛋類,或是乳製品的食用者在提倡人道對待牧場動物的同時卻面臨無可避免的自我矛盾:牧場動物應享有人道飼養環境這樣的理念是為了避免他們遭受不必要的傷害,但是食用我們根本就不需要的肉品對動物造成的非必要傷害最大。我們在坐擁豐富的蔬食以及殺生與不殺的選擇權時,只因為貪圖肉食的滋味就冷血地食用毫無反擊能力的動物,如此選擇暴力和動物的喪生根本就一點都不人道。強者不等於對的一方。

一樣的,即使是小型的散養/放牧農場對牧場動物也有例行性的殘酷施暴,包括強迫動物交配及對他們生殖系統的傷害;侵害母性以及動物家庭;例行性地對動物進行不經麻醉的斷肢;剝奪他們本能的行為或偏好;慘不忍睹的運輸及宰殺方式。如果你被人道飼養給蠱惑了,那麼你應該實地瞭解一下所謂的人道飼養標準為何,然後看看什麼是「自稱人道的騙局」。順便參考一下這篇文章吧。

 

問題十三:如果人工飼養的動物沒有受到好的待遇,他們根本就不會生產。

牧場動物即使在遭受不堪對待之下還是能生產和繁殖,就像生活環境再不堪的人還是有可能過胖,有性生活,還能生育下一代。如同人類,牧場動物能夠在很大的程度上適應貧民窟或是集中營等級的生活環境。可是我們難道這樣就能合理化貧民窟和集中營的存在嗎?牧場動物不是因為有人提供舒適,滿意,或者悉心照料的生活而長大,生蛋,泌乳,他們是在接受基因,藥物以及畜養技術的操控而強化來負擔特殊功能的。

舉例來說,籠飼雞蛋商以每日人工光照十六或十七小時的方式強迫刺激母雞的生殖腺,使活化卵巢的荷爾蒙量增加,進而增加雞蛋的產量。用作肉品的動物通常都在稚齡時期就遭到宰殺,以免等到老化或是注射或服用藥物而造成的疾病或死亡。即使是如此,許多動物還是因為牧場對他們的過度利用而痛苦或死亡,不過,因為牧場的動物數量龐大 ── 動輒數十億 ── 在肉品,蛋類,乳製品大量生產下,喪失少量動物根本不影響收益。

問題十四:食肉並不表示我支持虐待動物。

只要你購買動物製品,你就是支持利用動物維生的商人 ── 人工餵食,飼養使其快速生長為市場標準體重,在動物自然壽命數分之一的稚齡時殘地宰殺他們。再高規格的飼養環境都不能排除在動物遭到重擊但還有意識拾割喉放血,用電擊棒穿入動物的直腸以使其昏迷,使用有毒瓦斯使其窒息(這種對待方式會讓動物在生命的最後幾分鐘出現強烈抽蓄的狀態)。把這些都套用在人的身上,他們就不是慘忍或暴力,而是虐待,大規模對牧場動物施行時根本就構成種族屠殺等級的行為。如果對陪伴我們的貓狗等動物施行這些可怕的對待方式,我們一定會被檢調單位起訴。如果你說虐待動物是錯的,那麼虐待牧場動物當然也是錯的。

問題十五:我們可以對動物的犧牲表達尊敬與感激,藉此榮耀他們。

犧牲的觀念從有紀錄以來就存在於人類文明中。即使我們以不再沿用動物犧牲的儀式(某些傳統社會或許還有),許多現今的葷食者堅持將宰殺牧場的動物稱做一種動物犧牲的形式。這種為了取得食物而提升自我地位的自誇修辭法不斷地把動物的苦難描繪成彷彿他們送禮物般地提供我們肉品,奶和蛋,好像奶和蛋能像水果一樣自己從樹上掉下來。

不過動物並沒有同意被商品化或是被架在生產線上提供遠遠超出自己應該產出的奶和蛋,或是被強迫關在狹窄的空間裡,還是強制交配以生產下一代,並且眼睜睜讓孩子被搶走,甚或是在幼小時無情地被宰殺。心理學上可以把犧牲這種說法解釋為,我們為了淡化殺害動物的罪惡感而將他們擬人化,好像他們無私的將自己的肉身和性命貢獻給了我們。這種說法是虛偽的。

問題十六:植物也有生命。難道素食者就忍心傷害植物?

我們能夠不假思索地帶狗走在公園的草坪上是有原因的,不過如果有人在此時踢狗狗一腳,我們會認為這樣的舉動有問題,我們甚至能狗以虐待動物的罪名檢舉踢狗的人。植物不是能夠思考,有感覺,有神經系統的具感受力的生物,不過我們宰殺為食的動物一般而言都是展現出高度的感受力,有複雜情緒的生命體,他們明白「活著」的狀態而且渴望生存下去。具有感受力為什麼能造成區別?請參考更詳細的說法。並且,即便植物有感受力,飼養動物作為我們的食物來源比起我們直接食用植物性食物要消耗更大量的穀類等作物。

問題十七:如果所有人都吃素,從事畜牧業和屠宰業的人要怎麼養家活口!

答:有些人的工作就是設計能夠吸引年輕人吸煙的廣告,也有人的工作是折磨其他人,還有人的工作是把導致失明的藥物滴到被固定住的兔子眼睛裡,更有人的工作是把狐狸媽媽和狐狸寶寶關在小籠子裡,將他們電宰之後取毛皮供應皮草商。社會上有人利用剝削和傷害動物維生不代表那就是對的。及使某種活動被定義為工作也不代表那種活動就值得效法。

想想,現今的牧業科技已經大大地減少了畜牧的作業。密集式的關籠,西方世界主流的工廠式飼養,以及全球逐漸增加的飼牧業都根基於便於以最少量的成本和人力飼養最大量動物的科技餵食方法和農舍裝置。這就是說,比如一個一般的肉雞棚要容納一萬隻家禽,但是分配的人力只有一人。

如果人們真的減少肉品,乳製品以及蛋類的攝取量,素食產業所帶來的新工作機會就會出現。動物產品需求量下降的同時,自然會有幫助畜牧業者轉型成生產植物類作物的方案出現。

問題十八:你要怎麼界定因我們的膳食選擇而受到傷害的動物?

答:即使不懂該如何界定,我們還是能夠以不食用蛋,奶以及肉類製品這些構成99%的剝削動物情境的方式,來避免造成廉價而不必要的動物的苦難。假如我們不再有對蛋,奶,肉類的需求,屠宰場就不會存在,而其他非食品類的動物類副產品也就不會產出了。所以,舉例而言,如果沒有屠宰場,廉價的皮革製品就會從此消失。還有電腦製造商,手機和建材行也會找到其他材料來替代從屠宰場流出的動物性副產品。

沒辦法清楚界定動物性產品的說法並不是使具有感受力的動物受折磨的藉口,而這些動物就是我們食用的七百億的陸上動物以及上兆的水生動物。昆蟲也具有感受力,而取用動物製成的肉品所導致的昆蟲死亡數量遠遠超過食用植物性食品所造成的。即便不能完全終結,我們也應該而能夠減少自己造成的生物浩劫。

問題十九:聖經說我們主宰動物界。神將動物供給人類食用。

答:在聖經中,神要亞伯拉罕殺了自己的愛子,以薩,來為神做獻祭。到了最後一刻,也就是亞伯拉罕將以薩捆在祭壇上之後,就在他即將舉刀刺下時,神派遣天使要亞伯拉罕住手,並告訴他這只是一個試煉。「現在我知道你敬畏神。」亞伯拉罕後來聽見有一隻羊草叢裡的騷動聲,於是他殺了那隻羊作為替代品。

人們都以聖經以及宗教之名來合理化強姦,亂倫,殺嬰,謀殺,戰爭,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恐同,蓄奴,以及許許多多其他暴力,脅迫及迫害的行為。但是聖經或宗教的前例能夠讓這些惡行比較道德嗎?當然不能。比起列舉聖經上說耶穌時代人們吃什麼,不如討論如果耶穌在世的話他會如何來得實際。在這個數十億動物由人工受精方式繁殖,遭到商品化對待,並且被處理成不值錢的肉塊,就因為人們要滿足口腹之欲,畜牧業者要賺取暴利,動物在非必要的狀況下被屠宰,在這樣的工業化牧業時代,耶穌到底會怎麼做?

他會稱讚人類這樣做是配得神的創造嗎?還是他會啟動黃金法則(寬恕)?他難道不會認為當我們能夠在憐憫和殘酷中擇一時基督徒有義務擁抱同情而捨棄暴力嗎?世界上大部分的宗教經典都寫到人類曾有過一個黃金時期,那時人類和平共處在世上,沒有血腥。許多研究聖經的學者都提過創世的故事,據聖經描述,神所喜悅的世界是素食的:

「然後神說,看哪,我給你們能夠播種的植物,那植物遍布在地上,而每棵樹都結了能播種的果實;你們應以之為食(肉)。」(創1:29─31)在伊甸園中,所有的生物都和平共存,而神要人以及動物以植物為食。唯有在人犯了罪後,神詛咒他所造的,並說人要開始以動物為食,而這樣的殺戮是折磨與苦難的一部份,象徵了人類墮落的開始。素食基督徒相信,人類如果照著神最初所創的充滿感情的世界過生活,並且依循基督教信仰中的憐憫及善良的核心價值,必會繁榮昌盛。英延伸閱讀:

Father Mann’s Journey to a Vegan Vision of Christianity
Would Jesus Eat Meat Today?
Christianity and a Vegan Diet: How I Reconcile Veganism with the Judeo-Christian Belief System
An Advent Reflection on God and Animal Cruelty
Compassionate Eating as Care for Creation

問題二十:大家都吃動物製品。事情本來就是這樣子,你不可能改變什麼。

答:每當我們把論點建立在暴民心態上,我們就犯了邏輯上的謬誤:把大多數人相信的事情認為是真。那麼如果我們用批判式的眼光來看待自己和我們認為尋常的事呢?社會心理學家梅樂妮.喬伊 (Melanie Joy)是這麼說的:再想想,真的「就是這樣子」嗎?你仔細想一下,我們把某些動物送到屠宰場,卻稱另一些動物為寵物,然後我們覺得不為什麼,「就是這樣子」?我們對不同動物的態度和行為立場不一,而這樣的不一致又解釋不通,其實是完全不合理的。

我們不明究理地吃豬卻愛狗。很多人花大把時間在藥妝店的貨架前考慮到底該買哪種牙膏,卻不問自己為什麼我們要吃某些動物。作為有選擇權的消費者,僅僅在美國一地你我每年就默許屠宰場殺害數十億動物。如果我們繼續支持這種產業,而唯一的理由就是沒有理由,那一定有什麼事搞錯了。如果想深入瞭解喬伊的觀點,請參考她關於肉食的精彩報告(譯註:《盲目的肉食主義》已有中文譯本)。最後,回想一下,多少社會運動也遭到同樣的阻礙,尤其是所有運動剛發起的時候,唱衰的人最喜歡說「你們什麼也改變不了」。比如說,反對蓄奴的人遭受訕笑,還受到暴力和死亡的恐嚇,說他們永遠無法推翻奴隸制度,但是奴隸制度不久候就被推翻了。

問題二十一:素食缺乏維他命B12,所以素食對人類來說不是自然的。

答:有一種反對素食的論調是這樣說的,他們說素食者還是要靠營養品來補充維他命B12。維他命B12不僅對大腦以及神經系統的運作有關鍵作用,能夠維護良好的造血功能,還在DNA的合成以及細胞分裂作用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所已有人說由於植物不能製造維他命B12,素食其實違反了人類生理需求,因此所謂素食符合道德的說法有問題。然而這個論點頗有缺漏:雖說植物不能製造維他命B12,但其實動物自身也無法製造維他命B12。B12是由土壤中的細菌製造再由動物攝取後累積在腸道裡,在人身上也一樣。但是無論是人還是其他動物,B12的產出都在腸道的最末端(人類是在結腸),所以我們難以吸收,但是糞便卻含有大量維他命B12。

在自然狀態下,牛羊及其他反芻動物才能有效吸收維他命B12,而生活在土壤或糞便中製造維他命B12的細菌就是他們在吃草和飼料的時候食入的。雞和禽類是因為吃土裡的蟲或昆蟲而攝取到維他命B12。B12就儲存在動物的肝臟及肌肉中,奶和蛋中也含有B12。在野外,肉食動物和雜食動物都藉由食用其他動物來攝取維他命B12,現代化餵養的動物缺乏天然飲食環境,許多農場動物都不能在野外吃草,所以他們所攝取的維他命B12都是從營養補給品中來的。

事實上,農場動物消耗了我們所生產的大部分的合成維他命B12。即使是有機飼養的動物也要依靠維他命B12補給品。這就是說在工業化的社會中,作為維他命B12來源的肉蛋奶並沒有比素食者食用的營養品來得天然。更何況,討論營養品中的維他命B12是否天然可能放錯了重點。難道服用阿司匹林就很天然嗎?我們的藥品難道天然嗎?如果吃點維他命B12就能避免殘害或是宰殺數十億動物,和樂而不為呢?反倒是那些聲稱因為要攝取天然維他命B12而不該吃素的人,你們真該瞭解一下,研究顯示人只要食用自己的糞便就可以獲得維他命B12,就像兔子、豚鼠還有負鼠或者任何想攝取維他命B12一樣。(英:延伸閱讀)

問題二十二:有些人不吃動物製品就會虛弱甚至生病。

答:透過像維吉尼亞梅希娜這樣的只採用高規格科學期刊類資料的合格營養師提供的資訊,素食可以建立在完善的飲食規劃上。世界上頂尖營養學者有許多對於「健康的植物性飲食其實適合各種身體狀況的人」的相關討論,你可以多多參考。麥可克萊柏醫師對於造成人類嗜食動物製品的生理機制有精闢的見解,也提供我們許多緩解這個習慣的方法。

問題二十三:比起肉食者素食者其實會害死更多動物。

答:過去幾年來,有一種說法引起了大家的關注;有人說如果素食者正視種植穀物及收成所造成的動物死亡數量,他們會發現會比起以牧養動物為主食需要宰殺的動物數量,純素食和奶蛋素食會害死更多的動物。這種說法在學術和非學術性的領域都有討論。但,真的是這樣嗎? 請參考以下文章:Comparing Animal Deaths in Production of Plant and Animal Foods 及 Why Plant Crops Don’t Kill More Wildlife than Pasture Raised Animals.

問題二十四:動物生來就是讓我們吃的!

答:持這種論調的人可以說是滿懷偏見,思慮不週,沒有深入瞭解畜養動物的本質以及他們也有複雜的社會活動和情緒。人們對受壓迫的族群常抱持這種觀點,就像以前蓄奴者對待非裔黑奴一樣。可是這種觀點只是為虎作倀,使受害者雪上加霜罷了。

 

問題二十五:從養殖到宰殺,動物從頭到尾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答:我問你,如果你因為被敲昏而不知道有人早有殺你的意圖,又因為已經昏厥,被殺的時候也沒有痛感,這樣殺人者的惡行是否就比較合乎道德標準呢?畜養的動物對周遭敏感而且知悉一切。他們能清楚表達他們的興趣、偏好、厭惡、需求和渴望。其實動物也會求生,會盡力讓他們的孩子能活下去,甚至還會顧及他們的伙伴及同類,他們的求生意志和我們一樣強烈。我們身邊的毛小孩們會為了渴望得到我們的注意和疼愛。

畜養的動物因為信賴人類而覺得自己和人類是親近的。就像貓咪和狗狗一樣,牛、豬、火雞和雞在農場這種剝奪他們自由的環境中也會表現出憂鬱,沮喪,氣憤,敵對,恐懼和絕望的情緒。即使在農場給予動物最高規格的待遇,他們天性還是受到了壓抑,更甚者,還有一個無可避免的暴力而悽慘的結局等在他們短暫的生命的尾聲。想要看看動物的求生意志有多強,你可以看看以下這個屠宰場的牛隻企圖逃離宰殺的影片。(已中文翻譯)

問題二十六:不吃動物人就會挨餓,但人比其他動物更重要。

答:「比起其他動物,人類對自己本身在主觀上來說是否比較重要」與數十億遭剝削的動物根本毫不相干。事實上,我們就是為了小小口腹之慾殘害動物;我們反對鬥狗和獵黥這些鳥事,也會因為青少年虐待或殺貓而氣憤。不過反對一個無辜的動物受害在邏輯上等於反對所有無辜的動物受害;同理,反對暴力、蓄奴、謀殺、以及剝削人類自己不就代表我們也應該反對同樣的是發生在其他動物身上嗎?想要言行一致就應該要過素食生活。想瞭解為何人類比其他動物優越的論調不構成我們剝削動物的理由,請參考其他文章。

問題二十七:如果我們不飼養並食用家畜,他們就會絕種。

答:我們一方面擔心畜養的動物會過度繁殖,一方面又擔心他們會絕種。那些明明無感於接受基因改造還被囚禁的動物卻敢說自己在意他們會不會絕種的人是假猩猩又自擾的庸人。戴維斯凱倫博士這麼說。那些為了現代化畜牧產業而遭人類基因改造的動物以前根本不存在於自然界中。以前不存在,現在又是人工飼養、繁殖,再經篩選後成為商業用途的動物即使消失也不會符合「絕種」的定義。不過,堅持要防止家畜絕種的人應該想想,其實一代代的家畜長到標準大小後就要被送進屠宰場然後「絕種」了;在你的有生之年,數以十億計的家畜一輪又一輪地遭到宰殺然後又由他們的被人工育種的後代遞補上去。

飼牧業不是在保育動物,而是靠動物屍體賺錢的行業。無論人或其他動物,如果在待宰殺的前提下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然後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如果你瞭解到自己生命的意義只是被奴役,殘害,性侵,控制生育,奪走後代然後年紀輕輕就進屠宰場,你被生出來又是為了什麼?難道是體驗人類的嗜血嗎?

問題二十八:如果全世界都吃素,牧場上的動物就會過度繁殖,最後導致缺糧和飢荒。

答:幾乎全世界所有人類食用的動物都是人工繁殖而來的,如果所有人都吃素又會變成怎麼樣呢?很簡單,如果我們不再食用動物,也就不需要再畜養動物。形成素食世界最可能的情況並不是要所有人一夕之間停止吃肉,而是慢慢減少肉食的需求,因此畜養的動物也越來越少,到後來,有越來越多人認知到剝削動物在道德上的不正當性,然後逐漸在法律上也將其定義為非法行為。

 

問題二十九:動物都是暴力的,他們攻擊人類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答:「同理心是違反自然的」希特勒在自殺前振臂疾呼。人們常說「自然是殘酷的而無情的」,這個想法能把我們所有殘害動物的理由都合理化,還把我們對動物的冷血暴力描繪成一種原始的,狩獵場上你死我活的近身搏鬥。這樣一來,我們對待畜養動物方式就成了一種自我防衛。然而,由於飼養的環境,牧場裡的動物變成完全馴化,毫無反抗能力,世界上最溫順,逆來順受的一群了。他們早就沒有任何攻擊的意圖了,所有飼養在農場裡的待宰動物都失去了野生肉食動物的性情,更不要說他們會認為人類是食物。

不過,畜養的動物也造成我們的壓力,因為他們是人類刻意謂養及繁殖而來的;如果我們從來都沒有人工飼養動物,我們就不會有這方面的壓力。我們把自己造成的問題扣在身為受害者的動物頭上。人類自己就是所有物種當中最可怕的狩獵者,說其他為了生存動物而必須狩獵的動物是凶猛殘暴的真是人類對自己最大的諷刺。

 

問題三十:生乳是非常營養的!

答:我們能夠從牛奶中攝取的所有養分都是從土壤及從土中生長的植物產出的,我們並沒有食用動物製品的生理需求,素食就能提供豐富而且完整的必須營養了。

問題三十一:我吃什麼是個人選擇!你不管我,我也不會管你!

答:「不要批判我」這句話背後隱含了一種批判。如果你認為人們食用動物製品不該被批評,你就是在說動物性命的價值不如滿足短暫而無意義的口腹之欲。你下這種批判是因為對於剛好被我們選作食物而難逃一死的某些動物有偏見。對葷食並不存在所謂個人、中性或道德上的相對立場,如果你看重動物就不會輕易剝奪他們自由和生存的權利;什麼叫「輕易」?就是當我們有其他選項還縱容自己食用動物製品。99.7%的剝削動物情事源於人類食用非生理所需的動物製品,這還不嚴重嗎?讀者若想深入瞭解這個議題,請參考我們的文章:「為什麼肉食不能稱做個人選擇。」(英)

 

問題三十二:不過你餵貓和狗吃肉,那就不是素食!

答:狗並非絕對的肉食性動物,其實科學上是將犬類分類為雜食性動物。無論如何,狗其實能靠均衡的素食維持健康體能;市面上有許多符合這個要求的素狗食品牌,或者,我們也可以使用米、地瓜、胡蘿蔔、扁豆以及其他廣受狗狗歡迎的素食,再加上補充營養品,自己為愛犬烹調素餐。(英:延伸閱讀

問題三十四:有這麼多人在受苦受難,為什麼我們還要管動物的事情?

答:這樣的矛盾根本就不存在。透過減少食用動物製品來阻止剝削動物的發生和爭取人權本來就不相衝突。說實在的,真正關心地球的未來以及我們的下一代的人都應該吃素,因為吃素就是一切問題的答案。就像WorldWatch這個機構的最新說法,「人類嗜肉的習慣根本就是所有威脅人類未來的環境問題的背後黑手 ── 林地喪失,水土流失,水濁度提高,空氣及水污染,全球暖化,生物多樣性減少,社會不公,社群消減以及疾病傳播都能歸咎於肉食產業。」

幫助動物和解決人類自己的社會問題相比根本就沒有那麼複雜,我們只需要下定決心不購買動物製品就能夠終結99%的人類加諸動物身上的苦難。隨著動物製品需求量的下降,工廠式的畜養就會減少,而這些每年剝削數十億動物的生產線就會逐漸轉向與動物不相關的其他產業了。雖然我們難以避免對動物生存環境的影響,但是要消除以動物為食這種慘忍且蓄意剝削動物的情事,只要不購買動物製品就能做到了。

就如社運人士布魯斯福烈德(Bruce Friedrich)所說,「每次我坐下吃東西就做出了決定:憐憫,反對苦難;同情受害的,反對加害的;同理心,反對慘忍。世上有這麼多苦難,而這當中有多少是我們真正脫得了關係的?勇敢地選擇不助紂為虐就是最基本的。我們應該要關心動物議題,因為所有動物遭受的苦難就是人類苦難的縮影,相信動物不該無辜受害而願意挺身而出代表著我們也會關心弱勢及困頓的人,乃至於為整個人類的生活環境努力付出。」

問題三十五:素食餐飲是階級的表徵,許多人根本無法負擔。

答:你可以參考「Eat Vegan on $4 a Day(一天四元美金好吃素)」這本書,看看怎樣輕鬆地以有限的預算享受素食生活。人類自西元前一萬年農耕活動開始以來就開始以穀物及豆類為主食,直到現代,肉奶蛋等動物製品才從有錢人享用的奢侈品變成大眾也能取得的食物。拜工業革命之賜,動物製品的生產量才因為畜養、運輸和屠宰技術的增進而突飛猛進。畜牧業在生產效率的增進,加上政府的補助,使得動物製品的價格降到前所未有的低價,使任何人都能購買。

今日美國的納稅人一年要為政府的補助措施付出三百八十億美金,而根據「Meatonomics(肉食經濟)」這本書的說法,其實畜牧產業的獲利比非常高。此書的作者戴瑟蒙指出,食物生產商在零售部分每一塊美金的獲利都帶有將近兩塊美金的隱藏成本由全美納稅人買單。他的分析中提到,一個五美金的大麥克加上隱藏成本其實價值十三美金。

 問題三十六:某些族群和地區必須仰賴肉食,因為他們無法種植穀物。

答:實在是非常感謝新使徒教派以及Heifer International這類有肉食偏好的救濟組織,許多人有「乾旱氣候區的小規模族群適合放牧而無法農耕」這種誤解。事實上,依賴放牧才會使糧食不足的族群難以生存。

Richard Oppenlander博士在食物選擇及生存一書中說道,在衣索比亞,超過百分之四十的人口面臨糧食不足或飢餓,不過這個國家有五千萬頭牛(世界上最大牛群之一),五千萬隻綿羊及山羊,三千五百萬隻雞,而這些動物也再盡情享用食物、土地、和水資源。毫無控管的牧牛造成過度放牧,林地喪失以及土壤流失,最後性成沙漠化。

衣索比亞的許多天然資源都必須花費在飼養牛隻上,但是,除了把食物、飲水、表土以及大量的土地和能源用來飼養家畜,他們其實可以種植一種很營養的傳統作物,這種叫Teff的穀類在衣索比亞本土有兩到三萬年的歷史,除了富含蛋白質,還有極佳的氨基酸,不僅膳食纖維及鈣質豐富(一杯Teff的鈣質超過等量的牛奶),更有硼、銅、磷、鋅及鐵等礦物質。

衣索比亞百分之七十的牛隻都以高原放牧的方式飼養,但是平均每公頃的土地只能產出一百磅的肉以及幾加侖的奶。專家指出,Teff能夠在種植在目前飼養牛隻的高原上,如果投入同樣的人力,每公頃收成可達兩千到三千磅,而且在合宜的農業技術維護下,這種作物的種植不會搶奪水資源 ── 資料顯示,水源有限的地方也能種植Teff,而這種作物還能抵抗害蟲。

世界上許多糧食供給有困難的地區都已經被迫進口主食類作物了。根據一些資深氣候學家指出,氣候變遷很快就會使這些地區在飼養家畜和種植穀物兩方面都更加困難,致使這些地區必須仰賴外地的資源,蒙古以及愛奴地區就是很著名的例子。這兩個地區相同的命運是,他們在冰上狩獵的傳統都因全球暖化而不再,不幸的是愛奴人並沒有蒙古人所擁有的適合耕作的土地。事實上,目前愛奴人已不住在冰屋裡了,他們有現代化的住宅以及社區,還有像Nunavut立法院這樣的政府單位。愛奴人已經在購買外地供給的糧食了。總之,這篇文章的對象不是生產糧食有困難的地區,而是你我所處的有很多植物性食物選擇的社群,這樣的社群佔人類社群的絕大多數。

問題三十七:素食者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信仰,令人敬而遠之。

答:在乎動物權益到覺得有義務保護他們的人大概會碰到「你在強人所難」、「你想洗腦別人」或是「你散佈渲染性言論」等等阻撓,那提倡其他社會正義的人為什麼不會遭遇這些困難呢?我們很清楚反對血汗工廠或逼良為娼等其他暴力及迫害的人權主義者很少被批評是「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信仰」,相反的,這些社運份子還常常因為他們對揭露不公、維護正義的熱情和投入受到讚美。(英延伸閱讀:Shooting the Messenger: Animal Advocates under Attack

問題三十八:百分百純素根本就不可能,為甚麼要嘗試?

答:即使非素食者也會同意,減少苦難能夠讓這世界變成一個更好的地方。奉行素食主義,但無可避免地使用使用到動物製成的副產品並不是虛偽,因為很多事情常常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就像過去反對蓄奴的人不可能避免使用到奴隸制度衍生出的產物和結果,比如直到今天有些人還開車行走在奴隸兵修築的道路上。

你應該注意到了,「要求完美」常常跟「恰到好處」是相衝突的。完美並不是素食主義的目的,素食者企圖降低我們對動物的利用和傷害。人類對動物的剝削是造成動物不必要的折磨與死亡最主要的原因,而我們只要稍稍改變飲食習慣和生活形態就能終結這個情形。

素食者所做的就是不購買肉品,乳製品以及蛋類,或是含有動物成份的食物,和含動物成份製成的織品及用品。其他的東西,例如在粘合劑和美妝品裡的次級副產品及副原料,都是因屠宰產業才有所產出,而屠宰場正是因消費者對肉奶蛋製品的需求才存在的。

有人認為既然不可能做到白分之百的純素食者又何必「吃素」呢?這是說既然我們無法營造完全對動物無害的糧食生產環境,那我們不妨恣意畜養並宰殺任何動物?也就是說,如果道德上無法達到完美,那我們大可把道德全部拋諸腦後。這是在為自己的行為製造一種「非黑即白」的藉口,而且否定了大多數人所相信的「即使我們無法完全避免對動物的傷害,也應該盡量減少」。吃素並不能讓我們變成聖人,甚至也不能避免傷害動物,但是我們可以藉著飲食及生活習慣的改變大量降低無辜動物所受的折磨。

不過,難道採收素食者食用的植物性食物不會傷到某些動物嗎?會,但是比起畜養並宰殺動物,素食者的飲食習慣對動物所造成的損害性影響實在少之又少。純素農業只有在採收時才對田裡的囓齒類或小型動物有些威脅,而我們目前為了產出糧食,每年以誘捕、毒害、噴藥加上其他方式合法地消除數以百萬計的動物。素食農耕所形成的自然生態環境將有助於恢復生物多樣性。

增進植物、動物及昆蟲的生物多樣能夠避免特定地區被單一物種佔據所帶來的作物損失。相關影片中有討論到,共生栽培/伴侶種植、草畦以及田籬都有助於區域生態的平衡。(英:延伸閱讀「你不可能100%純素」)


原文刊於Free From Harm,「多些芽」獲授權翻譯。
翻譯:多些芽義工團隊 

多些芽

關於 多些芽

純素生活指南:給關心地球、有同理心的你,去幫助每一個人作更好的選擇。我們相信透過分享,能改變世界。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