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58056_400837787014283_4265002188313267968_n

一位前屠宰場員工的心聲

作者: LifeForAnimals 政大動物之生

你知道屠宰場裡被宰殺的動物很痛苦,但你知道屠宰場員工的感受嗎?這篇文章來自一位前屠宰場員工,讓我們得以一窺他們的工作環境和心理壓力。

下文翻譯自Plant Based News的文章(Slaughterhouse Worker Opens Up: ‘It Was A Vision Of Hell’)

許多素食者都認為在屠宰場工作的員工是怪物和心理變態,但並非如此。

我在幾年前,曾短暫的在屠宰場工作過。很重要的是,我並非「自願」去做的,我很確定,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不會有人想做那樣的工作。

對於多數在其中工作的人來說,那是十分糟糕的經驗,他們會試圖處理那些隨之而來的負面情緒,有些人會表現出來,而另外一些人會選擇麻痺自己。

在裡面,每分每秒都面對著那讓人不安的動物的痛苦,和既殘忍又危險的環境-這在我心中留下了創傷。

而當然,對於那些動物來說,他們的處境更悲慘,簡直可以說是地獄了。

氣味

有一件事總在我心中揮之不去,一件如果你從來沒有去過屠宰場就不會瞭解的事,那就是「氣味」。那些鮮血的味道,又重又十分刺鼻,就像他們真的會進到你的鼻子內,然後就此停留一樣。

而動物們的恐懼,更有它自己的味道,我無法用言語表達,但即使現在,我仍清晰的認得它。

在裡面,不只心理會很難受,身體也是。

那些動物,他們知道即將發生的事,而且,相信我,他們會用盡身上所有力氣來對抗死亡。然而,他們往往沒有辦法力挽狂瀾。

只是步驟

當你面對那種程度的恐怖時,你會變的幾乎無感。

過了一陣子之後,殺害動物,成為了一種「步驟」,你只是去完成它而已。你會把自己的情緒埋藏起來,並像對待機器一樣對待動物。

當時,我根本無法去思考,在我眼前的是活生生的、正呼吸著的生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完我的時段,並趕快離開。

但自從我上班的第一天後,我就再也沒有吃過動物了,也很快地,我成為了純素者。我不認為這是一個下意識的決定,它就這麼發生了,而且我也根本不可能再回去吃動物了。

死亡

當然,你並不總是負責殺害動物,在屠宰廠內有很多部分,而每個部分都十分可怕。

你可能並不會直接殺害動物,但你可能是負責將他們送向死亡,或是在他們死亡不久後,處理他們的屍體的人。

最糟糕的是,看著那些可憐、無辜的動物,並且知道即將在他們身上發生的事。

他們活得已經很慘了,而現在還要死的充滿暴力與畏懼,在又冰冷又殘酷的地方。

兇手?

這對我真的有很大的影響。如果我聽到純素者之外的人,批評屠宰場的員工是怪物,或者說自己絕對做不到像他們所做的事,我會非常憤怒。

沒錯,裡面真的有人很糟糕,但大多數,是像我一樣的人。

罪惡感曾一度讓我想尋死,直到現在我仍會夢見它,且我現在完全不能看見賣場中被包裝好的動物屍體。

如果你要吃動物性的產品,那麼有動物會因此而死。你可能不會是殺害動物的人,但別自欺欺人,「動物的死,你也有責任!」。

體系

這全是「體系」的問題,而作為一個員工,我只是體系的一部份。

大部分的人像我一樣,根本不希望自己在那裡工作,但他們沒有選擇—他們需要有地方住,也需要買東西吃。

沒錯,我殺了很多動物,但難道我手上的鮮血,有比任何一個非純素者多嗎?

我認為沒有,這就是供需法則,只要有人還想吃肉蛋奶等產品,那就會有人去傷害、殺害動物。

去想一想,當你正在吃肉的時候,你沒有聽見動物們淒戾的叫聲,你沒有看見他們用盡一切力氣只為活著,你也沒有清理屠宰廠內滿布鮮血的地板。

而我有,而這罪惡會一輩子糾纏著我。

LifeForAnimals 政大動物之生

關於 LifeForAnimals 政大動物之生

動物之生為一成立於政治大學的社團,致力於消弭動物於人類社會之中所受到的歧視性待遇以及苦難。我們看見許多食品業者、娛樂業者、皮草業者與消費者等為了一己之利殘忍的對待動物,我們認為這不僅不可接受,更違背了多數人的善良特質。
我們相信每年有六百億以上的動物生命被人類殘害致死是因為:人們不知情,所以我們希望能夠透過翻譯文章、經營粉專、撰寫文章、舉辦演講、街頭推廣等各種方式讓人們了解,並根據所知與所見做出改變,讓這個世界的苦難更少,實現一個人與動物都能平等共用地球的永續社會。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