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_70eb6fdfjw1ewy74aj40gj20m80k0wk9.jpg

動物不是我們的衣服 | 皮革、羊毛、蠶絲 PETA Asia

作者: PETA Asia

牛、羊、狗、鱷魚、短吻鱷和其他動物存在於世間,可不是為了供人類殺害和穿戴的。動物之中的每一個個體,都和我們人類一樣珍視自己的生命,有著強烈的求生欲望。牛、羊、狗、鱷魚、短吻鱷和其他動物存在於世間,可不是為了供人類殺害和穿戴的。

但皮革、爬蟲類皮革、羊毛和蠶絲產業為了製造衣服、鞋子和配件,虐待、殺害這些動物,奪取他們的毛髮和皮膚。當事實與選擇都擺在眼前,實在很難相信任何人會願意讓自己借時尚之名成為虐待動物的幫兇。幸好,現今的時尚界到處都是別致並且對動物友好的材質,我們沒有必要再為了打扮而傷害動物了。

羊毛?我才不要!

羊是非常複雜又聰明的動物,會流露情緒,展現出不同個性,在和同伴分開時也會經歷恐懼。一名倫敦的研究人員發現,羊至少能夠認出50只羊的臉,還能夠記得50張不同的圖片,為時兩年之久。

在知道這些後,你還會想要在寒冷的天氣裡穿上一身用殘酷手法取得的羊毛嗎?何況,現在市面上已經有太多時髦、舒適又富有道德的材質可以選擇。

在美國和澳大利亞多家牧場進行的調查,揭露出嚴重虐待羊只的行為。剃羊毛工人被拍到暴力地毆打嚇壞了的綿羊,踩踏他們的頭頸部,將他們亂摔,用尖銳的金屬剃刀將他們剃傷,甚至是用電剪和鐵錘打他們的頭部。這些攻擊經常讓羊的眼睛、嘴巴和鼻子流血。有些羊在虐待的過程中死去,包括了一隻脖子被重複扭轉導致死亡的羊。要知道,全球25%的羊毛來源於澳大利亞。

剃羊毛工人經常是按量計薪,而非按時,這就鼓勵了他們加快作業,而完全不顧羊只福利,有時甚至在羊的身上留下了嚴重的割傷。據觀察,工人們從未給羊施以任何止痛劑,就用針線縫合他們在剃毛過程中留下的開放性傷口。

羊在剃毛前會被斷水斷食,好讓他們虛弱,無法抵抗。然而,羊是被捕獵的動物,天性害怕被按倒在地上,因此他們經常在剃毛過程中恐懼掙扎。工人的應對手法,則是將羊的身體和頭部撞擊硬木地板。PETA US的調查員從沒看到現場有獸醫。受傷的、被視為“賠錢貨”的羊又有什麼樣的下場呢?他們可能會被射擊而死,或在其他羊的面前被屠宰。每年,澳大利亞出口數百萬隻羊到亞洲、中東或北非進行屠宰,其中包括再也不能產羊毛的羊。他們被塞上多層甲板的運貨船,有些熬不過漫長的旅途,挺過了的,下場則是在意識清醒時被劃破喉嚨。

皮革:你穿的是誰的皮膚?

每年,全球皮革產業殺害超過十億隻動物,將他們的皮剝下來制革銷售。這些動物之中許多都是工廠化養殖場的受害者,一生忍受極度擁擠的環境,在無止痛藥的情況下被烙印、去角、閹割,被剝奪飲食,最後再被運去屠宰(如果在運輸過程中還沒死去的話)。牛便是這些動物的其中之一。

你知道嗎?牛的個性和狗、貓、人一樣多樣化,有的大膽,有的跋扈,有的友善,有的害羞。社交關係對牛來說非常重要,他們還會培養出友情,或為了摯愛的離去而哀悼。

動物的皮革是數十億美元的肉食品產業裡最值錢的聯產品。當乳牛養殖場上的牛再也不能產奶,就會被送去屠宰。她們的小牛寶寶經常被殘忍地囚禁在狹小到無法轉身的欄廄中,養殖作為小牛肉,皮則被製成高檔小牛皮。喝牛奶、吃牛肉,同樣是在支援皮革產業。

狗皮?你沒聽錯。一則PETA針對國內皮革產業的調查,揭露了狗被殘酷地殺死,製成皮手套、皮帶、皮夾克領口和其他產品。全球多數的皮革進口都來自中國。當然,沒有任何產品會標示著“狗皮”,因此全球不知情的消費者在購物時,並不知道自己身上穿的是誰的皮。PETA調查員記錄到工人用金屬鉗夾住狗的脖子,再用木棒擊打他們的頭部。有些狗被打昏,有些則是痛苦地抽搐、哀號著。有些在喉嚨被割開時,還都在拼命地喘氣,而工人緊接著便將他們的皮剝下。等著被屠宰的狗,一邊被毆打,一邊大聲哭號。

你也許還不知道,皮革對人體和環境都是有害的。從動物的皮膚到被加工而成的皮革,其中用到了許多危險的化學物質:甲醛、煤焦油衍生物、礦物鹽,以及多種油、染劑和拋光劑,這其中有些是來自氰化物的。研究指出即便是皮革完成品都會含有高濃度的六價鉻——這是一種會導致濕疹等皮膚疾病的過敏源,尤其當一些皮製品跟人體皮膚直接接觸時,致病更為明顯。

事實上,多數皮革製品都是用被視為是有毒物的鉻來染色的。多項研究均已指出竇癌和肺癌與制革過程中所使用的鉻有關。在制革廠附近的地下水中發現高濃度的這些有毒物質,對人體危害甚大。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發現肯塔基州一間制革廠附近的居民得白血病的幾率,是全國平均的五倍。在孟加拉,由於曝露在化學品中,再加上操作設備時的意外事故,制革廠工人的預期壽命不超過50歲。這些工人其中很多都是小孩。

穿戴爬蟲類動物的皮膚,一點也不美

一些看似無害的配飾,事實上卻讓爬蟲類動物窮其一生受盡痛苦折磨,然後再被殘忍殺死。一則在德州短吻鱷養殖場進行的調查揭露,短吻鱷被囚禁在陰暗潮濕的棚中,絲毫沒有陽光、新鮮空氣、乾淨飲水,或任何醫療護理。這間養殖場為愛瑪仕旗下位於法國的制革廠供貨。調查員記錄到工人粗魯地切開某些短吻鱷的脖子,試圖用金屬棒搗爛他們的大腦。有些動物在工人試圖殺死他們的數分鐘後,還存留著意識,在放血的架上或冰桶中痛苦地扭曲、掙扎。他們在一歲大時,就會被用擊暈栓槍擊斃。

在辛巴威一間養殖場裡,成千上萬只尼羅河鱷魚從出生到死亡都被囚禁在水池中。他們完全無法展現挖隧道、玩耍、保護小寶寶、用工具狩獵等自然行為。他們約三歲就被屠殺。許多腹部的皮膚都被送到一間由愛瑪仕所擁有的制革廠,搖身一變成為柏金包等“奢侈品”,要價至少人民幣32萬。製作一個手提包,需要兩至三條鱷魚。在看到了美國善待動物組織的暗訪揭露後,英國模特兼歌手簡·柏金(Jane Birkin)——著名柏金包命名的靈感來源——公開要求愛瑪仕為提包另覓新名。

這些動物並不是沒有感覺的機器。舉例來說,鱷魚可是會玩耍的!一位美國的心理學教授花了3,000個小時觀察鱷魚。他發表的研究指出鱷魚會為了好玩而衝浪,年輕的鱷魚會重複溜滑坡,小鱷魚還會趴在大哥哥、大姐姐的背上行動。

蠶絲:幾世紀以來的殘酷產品

過去5,000年以來,因為我們對蠶絲的需求,一直在殺死蠶,剝奪蠶繭現今所謂的“蠶”其實是被馴化過後的昆蟲,在野外再也沒有求生能力。他們曾經在大自然中自由自在地飛翔,在桑樹上大開美食盛宴。如果沒有人為干預的話,蠶會經歷四個蛻變時期:卵、幼蟲(蠶)、蛹、化蛹成蛾,就和所有其他的蛾類一樣。

然而,由於蠶絲是從幼蟲的蠶繭來的,多數被養殖的蠶都活不到成年時期。他們活生生在蠶繭中被煮沸或毒死。一個蠶繭是由一整條絲製成的,總長914公尺。要製作一磅的絲,需要3,000只蠶——背後的犧牲者數目驚人。

大規模傷害蠶的,不僅僅是時裝產業,還有製藥業。製藥業喜歡用蠶,是因為他們便宜、易養殖,還可以基因改造,讓他們的絲中帶有人類膠原質。蠶會被基因轉殖,吐出螢光色的絲。醫藥界和軍事界同樣也會用蜘蛛來測試蜘蛛絲的強度和彈性。

你能做什麼

越來越多人拒絕羊毛、皮革、爬蟲類皮革和絲製品,因此無論到哪裡購物,幾乎都可以找到不含動物材質的選擇。純素皮革和人工爬蟲類皮革不但種類繁多,樣式時髦,還廣為斯特拉·麥卡特尼(StellaMcCartney)等頂尖設計師所採用——她只使用最新潮又不傷害動物的材質來創造伸展台和紅毯上所見到的服飾。

運動鞋設計師則是拒絕皮革,選擇如chlorenol等多孔透氣材質(Avia將其稱為“Hydrolite”,Nike則稱為“Durabuck”),既提供好的支撐、像皮革一樣有彈性包覆足部,又能用洗衣機清洗。

拒絕羊毛很簡單!可以選擇棉、棉絨、聚酯纖維、合成羊毛絨,這些對羊毛過敏的人多年來早已經在做了。一種代替羊毛相對較新的材質叫“天絲羊絨”(Tencel),透氣性佳,耐力好,又能夠生物分解。PolartecWind Pro抓絨主要是由回收的塑膠汽水瓶製成的,密度高,擋風性能是羊毛的四倍,還具有表面防潑水效果。至於絲的代替品,則可以嘗試尼龍、聚酯纖維、乳草纖維、絲綿樹纖維和人造絲。

本文最先由PETA授權刊登於《i寵》雜誌

原文刊於PETA Asia,多些芽已獲授權轉載。

PETA Asia

關於 PETA Asia

致力於保護所有動物的權益。我們奉行簡單的原則,即動物不是供我們食用、穿戴、做實驗或娛樂用的。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