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gan

十二個純素的重要理由

作者: Ashley Capps

作者:Ashley Capps
原文刊於Free From Harm,「多些芽」獲授權翻譯。
翻譯:桑妮雅, Roni Chiu

1. 動物渴望生存;牠們熱愛生命,害怕死亡

我們教導彼此將食用動物看作是一個抽象的類別:「畜牧動物」(如果我們心裡真的有動物的話)——沒有名字、沒有臉孔的禽畜,其基因特點僅僅是一長串無從辨起的模糊影像。但畜牧動物和貓狗一樣,都是擁有獨特個性及情感的個體。畜牧動物能夠感受喜悅、愛、愉悅,以及恐懼、悲傷和痛苦。和人類一樣,畜牧動物也能擁有深厚的情誼和情感聯結,也同樣尋求延續生命。

上方的影片是真實畫面,顯示了一隻牛排隊等候死亡。相反地,這影片這很可能是全世界最快樂的牛。

2. 奶、蛋業也造成無可估量的痛苦和死亡

dead-egg-hen-with-eggs-copy-300x203
當蛋雞到了年齡18-24個月,產量下降,就會被宰殺。

一般人總誤以為奶、蛋業在生產奶、蛋製品的過程中並不傷害任何動物。事實上,奶、蛋業每年殺害幾十億隻母雞和雛雞數百萬的母牛和牛犢,造成無可估量的痛苦。

在自然狀態下,野生母雞每年產下12到20顆蛋。但在人為的基因控制下,人工養殖的雞每年產下250到300顆蛋,導致痛苦且致命的生殖功能失調。95%以上的蛋雞關在小到無法展翅的籠子裡,而「無關籠」及「自由放牧」的蛋,大多來關在骯髒倉庫裡的上千隻悲慘雞隻。大多數的蛋雞都經歷痛苦的除喙過程,以預防在過度擁擠的環境裡因緊張而互相啄擊。而在人道農場、小農、及雞舍的孵化場將新孵化的蛋雞送到蛋農廠後,每年有60億隻雄性雛雞以悶窒或活生生碾碎的方式遭到銷毀。

Quality-Calf-Care-300x217
雌性牛犢在這個小型奶場,被帶離母親,單獨在這典型的犢牛舍成長。(影片)

相似地,所有的奶農場都在利用母性的生殖力及破壞母愛。和所有的哺乳類一樣,母牛只為了小牛產乳。在奶農場,包括小型農場和人道農場,牛犢在出生數小時內便被永久帶離母親,以便讓人類採集原本為了小牛而泌的乳。公牛犢或遭宰殺以取得小牛肉,或繼續養殖以用作廉價牛肉。母牛犢在生命中最開始的2到3個月便在孤單的籠中進行單獨隔離,即使這段期間牠最需要母牛的慈愛。

 

蛋雞和奶牛在產量下降後便遭屠殺,而牠們只活了自然生命週期的一小段時間。

透過我們的文章「雞蛋:你到底吃下了什麼」(編按:已翻譯成中文)?及奶農場不願讓你知道的10個真相」了解更多奶蛋業(甚至包括人道農場)隱藏的傷害。

3.科學證實:人類不需要動物性食品

tombstone_400

一份均衡的蔬食能夠輕易提供人類需要的所有養份。全世界的政府衛生專家終於逐漸接受主流科學證據,證明蔬食不僅對全年齡的人都是可行的選擇,以蔬食取代肉食更能帶來顯著的健康益處,例如減少肥胖、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心臟病、中風,甚至某些類型的癌症發病率。

2009年,美國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且最重要的飲食營養權威,美國營養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Nutrition & Dietetics)也意識到人類生來就不需要動物性食品。在該學會針對蔬食及素食的公開說明中寫道:「美國糖尿病協會(American Dietetic Association)表明,適當規劃的蔬食或全素飲食皆是健康且營養充足的,其可能提供的健康益處包括預防及治療某些特定疾病。均衡的蔬食適合各生命階段的所有人,包括孕婦、哺乳中的女性、嬰兒、孩童、青少年、及運動員」。

伸延閱讀:”Catching Up With Science: Burying the “Humans Need Meat” Argument and Vegan Diets: Sorting Through the Nutritional Myths.”

4.畜牧業與野生動物的爭戰

w1216
一頭浣熊被陷阱夾住了腳,被遺在原地。

雖然很多人意識到美國每年屠殺超過100億隻陸生動物作為食物,極少數人知道,在過去僅僅十年內,超過3000萬隻野生動物(其中許多已瀕臨絕種)慘遭美國農業部一個秘密部門殺害,為的是防止這些野生動物對畜牧業造成威脅。

美國農業部為了控管被認作不利於西部畜牧業的野生動物,於1931年成立動物損害控制處(ADC)。考量到公共關係策略,政府稍後將該處更名為「野生生物管理局」,並將口號改為道貌岸然的「與野生生物共存」。

實際上,野生生物管理局代表畜牧業,每年將數百萬納稅錢花在殺害原生動物上——郊狼、狼、熊、山獅,以及其他許多肉食性及掠食性動物。這些動物遭受可想見的最殘暴、恐怖的屠殺手段:遭人從直升機上射殺、遭毒害、遭毒氣、遭訓練有素的獵狗撕裂、遭繩套勒斷脖子,或者誤踩陷阱,緩慢萎靡死去。 在每年野生生物管理局摧毀的數百萬隻動物中,郊狼可能是最被狠狠盯上的獵物。

土狼被拴死在政府的圈套中。Photo by former Wildlife Services employee.
土狼被拴死在政府的圈套中。Photo by former Wildlife Services employee.

每一年,數以萬計的郊狼極度痛苦地死去,僅僅因為野生生物管理局並不要求檢查陷阱,因此員工們經常數周都不返回陷阱處察看。

每一年,野生生物管理局的工作人員們也透過無差別的濫用陷阱和濫毒,「不是故意地」殺死成千上萬的「非目標」動物。無辜的受害者包括受到聯邦政府保護的金鵰、白頭海鵰(經常死於勒住腿部或頸部的繩套陷阱)、海狸、犰狳、獾、大鵰鴞、獾臭鼬、猯豬、叉角羚羊、豪豬、大藍鷺、北美紅鴨、玳瑁、紅頭美洲鷲、長尾黃鼠狼、土撥鼠、哀鴿、紅尾鵟、黑熊、沙丘鶴和環節尾,以及北美小狐、沙狐和水獺。全是保育和復育的目標生物。每年,國內也有數千隻狗貓因跌入陷阱或受到毒餌誘惑而死亡。

禿鷹被夾在陷阱鋏
禿鷹被夾在陷阱鋏

遭野生生物管理局銷毀的動物中,有數百萬隻仰賴獵捕其他動物生存。而人類並沒有非得以其他動物為食的原始需求,同時大多數人都有機會取得植物性食物。在人類有其他食物選擇的情況之下殺害動物為食,以及殺害並沒有其他食物選擇的無辜野生動物,這兩者都是站不住腳的行為。

值得注意的是,從工業化養殖轉變成所謂人道或放牧式養殖,只會造成野生動物的生存困境。正如約翰·羅賓斯指出,「西方世界為了牧牛而付出的土地代價及野生動物代價很難誇大…廣泛生產的草飼牛肉(及其他動物產品)只會讓這已經讓人感到絕望的代價成倍增加。」。

5.畜牧業對世界飢荒的影響

密集耗水的畜牧業,令到原本已經缺水的社區承受更大的壓力。Photo: creative commons.
密集耗水的畜牧業,令到原本已經缺水的社區承受更大的壓力。Photo: creative commons.

在地球近70億人口中,約有10億人營養不良,且每年約有600萬名兒童餓死。

將世界上一半的食用作物用以養殖畜牧動物不僅是一個非常低效的蛋白質利用方式,同時也造成自然資源的驚人浪費,因其所需的土地、水、及能源量皆遠遠超過培育可直接供人食用的植物性食物所需。

對畜牧業的依賴也危及貧困地區,因其食物和天然資源皆已匱乏,無法為畜牧動物提供充足的食物及飲水。

了解:畜牧業如何造成全球性飢荒和糧食危機(英)。

 

 

6. 畜牧業對氣候及環境的影響

一個活豬屠宰場附近充滿廢物的潟湖。那些細菌、血液、胎盤、死產仔豬、尿液、糞便、化學物和藥物之間的化學作用,經常能將附近的潟湖轉成粉紅色。
一個活豬屠宰場附近充滿廢物的潟湖。那些細菌、血液、胎盤、死產仔豬、尿液、糞便、化學物和藥物,經常能將附近的潟湖轉成粉紅色。

畜牧業是造成溫室氣體、土地利用和土壤退化的最大人為因素,造成淡水污染的頭號元兇,以及雨林破壞的主要推手。畜牧業也是空氣污染、棲地喪失及物種滅絕的主因,同時是一個非常低效利用有限自然資源的方式。聯合國已在任何可行的地區進行呼籲,將全素飲食視作對抗氣候變遷、世界饑荒及環境破壞的最有效解決方式。

即使目前全球的畜牧業以密集的工業養殖為主,全球的畜牧動物依然佔據整個地球陸地表面的百分之30。如果將美國的10億隻牛全放在草地上(依照人道/可持續農業的建議),牛隻將占滿幾乎全國一半土地(以每隻牛需10畝地作保守估計)——這還不包括所有的養殖豬、雞、羊,以及牧羊所需的土地。

另據估計,放牧的牛所產生的溫室氣體量是關籠養殖的4倍。這是因為依照自然狀態生長的草飼牛長得比餵食榖類飼料的牛慢得多,因此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達到宰殺的重量。隨著牛隻生長的時間拉長,自然產生更多的甲烷和氮氧化物。美國98%的畜牧動物採工業化養殖法,每年已產出10億噸糞便,為地球上人為排放的氧化亞氮貢獻高達65%的排放量(氧化亞氮是一種比甲烷更強力的溫室氣體)。

環境研究組織——世界觀察研究所指出:「這已經很明顯,人類對肉食的口腹之慾幾乎是造成每項環境破壞的背後推力——森林砍伐、水土流失、淡水匱乏、空氣及水污染、氣候變遷、生物多樣性流失、社會不公、社區不穩定及疾病的擴散,每種都威脅著人類的未來。」

7. 素食令你的心更健康

【美國最常見死亡原因: 心臟病 – 28.5%】【美國男性平均的心臟病風險: 雜食者: 50%  蛋奶素食者: 15% 全素食者: 4% 】
【美國最常見死亡原因: 心臟病 – 28.5%】
美國男性平均的心臟病風險:
雜食者: 50%
蛋奶素食者: 15%
全素食者: 4%

心臟病 – 是美國的頭號殺手,不論男性或女性。每天有約 2,600 名美國人死於心臟病,大多數為冠狀心臟疾病, 又稱冠心病或動脈粥樣硬化。動脈粥樣硬化,通常是由膽固醇沉積,積聚在主要動脈,引致心臟的血液和氧氣流量收縮所做成。動脈粥樣硬化,同樣是引致中風的主要原因,是美國每年的第四位殺手。

縱使還有其他不同的原因會影響到膽固醇水平或引致心臟病 (包括吸煙、運動、血壓、體重等),但飲食中吸收的膽固醇含量是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因素。我們的身體會製造身體所需要的全部膽固醇,而從動物產品中額外吸收到的,則會成為多餘的膽固醇 (植物不含有膽固醇)。除此之外,動物產品中亦含有飽和脂肪,有別於順式不飽和脂肪,會促使肝臟製造額外的膽固醇。

很幸運地,大多數人其實只需要避免食用動物產品而轉為食用植物產品、有充足的運動以及不吸煙,就能夠有效預防冠心病。 除預防之外,純植物性飲食亦是目前為止唯一經醫學証實,有效治療心臟病的方法。 

全素飲食亦一再被証明為有效減少低度脂蛋白水平 (LDL,即「壞膽固醇」)。根據在美國心臟雜誌上發表的研究,低脂的蛋奶素飲食能夠將LDL降低16%,而高營養的全素飲食則能夠將LDL降低33%。植物中的高纖維含量同時有助減慢膽固醇的吸收。動物性產品則不含纖維。

更多資料: 如何不用手術及藥物逆轉心臟病(英)

8. 素食亦可以預防及逆轉其他疾病

《中國研究》 有史以來最詳盡的營養研究

 

完全的素食能夠有效預防,甚至治療多種嚴重疾病。柯林·坎貝爾博士 (Dr. T. Colin Campbell) 是一位美國籍生物化學家,主要研究營養對於人體健康的長遠影響。坎貝爾博士,根據他在美國康奈爾大學、牛津大學和中國預防醫學院所進行了為期 20 年的研究,與他的兒子共同發表了一本世界暢銷的書籍 《中國飲食研究》(台譯:《救命飲食》) ,被紐約時報稱之為 「流行病學的大賞」。

《中國飲食研究》 考察了肉、蛋、奶的消費和慢性疾病包括心臟疾病、糖尿病、乳腺癌、前列腺癌、和結腸直腸癌之間的關係。坎貝爾博士綜合了在數千位居住在台灣和中國的農村人口的飲食與發病率分析,歸納出的結論是,那些以食用植物為生 (不含任何動物產品) 的群組,能有效避免、減少或者治療多種疾病,包括大部分的主要西方致命疾病。

「這項研究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在眾多飲食與疾病之間關係的研究中,多數均指向同一個結果: 食用肉類最多的群組最有機會患上慢性疾病。 縱使少量的肉食亦顯示出同樣的關連性。 食用最多植物的群組為最健康及最能避免慢性疾病。這些結果不容忽視。」

另一邊廂,在2013年,美國知名醫療保健提供者Kaiser Permanente,和900多萬名醫療保險客戶,於醫藥科學雜誌中共同發表了一份文章,建議醫師可考慮建議他們的病患轉行以植物為基礎的飲食。文章中表示:

「最健康的飲食,莫過於以植物為基礎的飲食。建議實行一個全素食的療程,避免肉類、奶製品、蛋類以及所有經過精製或加工的食品。醫師應該考慮建議所有的病患嘗試轉為素食,尤其那些高血壓、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或肥胖症的患者。」

9. 我們不是獅子

comparison_final_1500

譯注:在動物學上,草食性是指主要吃植物,而不吃肉類的動物。

「想想肉食動物和雜食動物的特徵,包括上下顎開口的幅度,下頜關節的結構,鋒利的牙齒和尖銳的爪。這些特徵,令獅子或熊能夠以自己的身體進行獵食。

相反的,草食性動物的嘴唇豐厚、上下顎開口小、舌頭厚而富含肌肉組織、下顎關節相對較鬆,所以能夠作出咀嚼,咬碎和磨碎食物的動作。草食性動物通常沒有鋒利的爪子。(14)這些特質都和他們進食植物有關,植物的養分必須在細胞壁破裂之後才會釋出,這個過程需要咬碎食物和左右磨碎食物等動作,與肉食性及雜食 性動物吞嚥大量肉食,然後進行消化的方式頗為不同。」

草食動物的胃部沒有肉食動物般大, 這樣的消化系統更適合一些較規律、份量相對較小的食飲食習慣 (植物不會移動,相對於需要狩獵的情況,植物較容易獲取),有別於肉食動物間歇性的狼吞虎咽。(15) 比起肉食性和雜食性動物,草食性動物胃酸的pH值相對較高(也就是酸度較低),或許是因為植物通常不含肉裡的危險細菌。草食性動物的小腸通常很長,讓長時間的消化來有效分解植物纖維中的碳水化合物。在各項人類的解剖特徵上來看,我們都和草食性動物(比如大猩猩和大象)較接近,而較不像肉食性或雜食性動物。

我們上下顎開闔角度小,牙齒不鋒利(就連犬齒也不夠看),我們的嘴唇和舌頭都富含肌肉組織,下顎關節不夠緊密(真的獵食起來就會常常脫臼),不過卻活動自如,能夠做出橫向的進食動作,讓我們咬碎或是磨碎植物。」

— 摘錄自:the full excerpt on comparative anatomy by Sherry F. Colb,她的著作:“Mind if I Order the Cheeseburger? and Other Questions People Ask Vegans 

伸延閱讀: 我們有犬齒就天生吃肉?九個原因破解迷思

10.肉類和牛奶農夫也成為全素食者

Harold Brown以往是一個牛肉和牛奶農夫
Harold Brown以往是一個牛肉和牛奶農夫

Harold Brown 以往是一個牛肉和牛奶農夫。他出生於密歇根州一個牧場,花了過半生在農業上面。經歷過一個健康危機,迫使他正視家族遺傳的心臟問題,促使他成為一個素食者。 於素食的健康生活中,他重新審視以往肉食的觀念,而他很快就深刻地意識到剝削和殺害動物作為食物是不道德的行為。 現在的他,成為了活躍的素食主義者,並創立了 Farm Kind 農場及製作了其中一個以此為題的紀錄片 《和平王國:回家之旅》。

被問及所謂的人道養殖,Harold 寫道:

「我經常聽到 “人道” 這個詞語用於與肉類、奶類、蛋類產品及其他產品上面…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因為我所理解的 “人道” 是善良、溫柔和憐憫。我可以告訴你,作為一個前動物農夫,即使你可能可以是善良和溫柔地對待牠們,但憐憫是另外一回事。

……我曾經再思考有關我在農場裡面所必須要做的事項:包括驅趕牛隻、閹割、去角,除此之外我也曾經參與屠宰。現在我問自己,分別從以往和現在的我兩個不同角度,“人道” 在這裡意味著些甚麼?以往的我說,“這是一個與肉類、奶和蛋產品相關聯的奇怪字眼,但是,如果它意味著更好的銷量,何樂而不為呢?” 現在的我問: “當天我能夠,也曾經善良和溫柔地飼養動物,但如何可以憐憫牠們呢? 以人性的特點--憐憫 ,去克制傷害。」

11. 根本沒有 「人道的畜牧業」這回事

在送往屠宰場的卡車上,豬隻們的最後時光。Photo: Toronto Pig Save.
在送往屠宰場的卡車上,豬隻們的最後時光。Photo: Toronto Pig Save.

那些「自由放養」、「非籠養」、「人道認証」等等的標籤,證明了社會日益關注農場動物的權益。但是,在選擇任何所謂 「人道」 肉蛋奶製品的同時,消費者們都面對著一個無法迴避的矛盾:善待農場動物的概念,是建基於對動物作出不必要傷害是錯誤的原則; 與此同時,我們殺死那些我們沒有需要吃的動物,正是一種不必要傷害。

有別於需要獵食其他動物的某些動物,我們是有選擇的。牠們獵殺是為了生存,而我們則大多數只是為了口福之慾或一時方便。而在必要的殺戮和為樂趣而殺戮之間存在很大的道德分別。當我們在殺戮與否之間作出選擇時,單純因為我們喜歡動物的味道或只因為牠們無法反擊就加害牠們,並沒有任何「人道」的成份。 做得到不代表應該做。

還有,很多最殘酷對待動物的工廠農場常規流程,也同樣會發生在那些小規模的自由放養農場,甚至發生在最好的 「人道認証」的農場 。 這些流程包括:性侵犯和生殖剝削; 系統性地破壞親子關係; 無麻醉的酷刑折磨; 以及其他和動物天性和本能相違背的事項。

伸延閱讀: A Closer Look at What So-Called Humane Farming Means(英)

12. 身體力行我們的價值觀,實踐素食生活

Colleen Patrick-Goudreau與Linus在農場動物庇護所。Photo:Connie Pugh
Colleen Patrick-Goudreau與Linus在農場動物庇護所。Photo:Connie Pugh

「以你希望他們對待你的方式對待牠們。如果你同意這句話,那麼你已經相信成為素食者的價值了。」 Andrea Kladar

據估計, 約98% 對動物的傷害源自於我們的食物選擇。然而,科學證據已經無可否認地證明了我們不需要肉、奶或蛋才能茁壯成長。一旦我們理解了吃動物並不是健康身體的需要,而我們亦能夠取得富營養的植物性食物,那麼是否要繼續消費動物產品就成為了我們是否會因為一時之樂 (僅因為我們喜歡牠們的味道) 而傷害和殺害動物作出的選擇。為樂趣而傷害動物違背了我們共同的核心價值 – 例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原則上反對鬥狗的活動。以傷害動物為樂這件事,如果發生在一個物種身上是錯誤的,則不可能發生於另一個物種身上是正確的。

要讓我們的價值觀有意義,並令其真正成為我們的價值觀,唯一方法是令其活在我們的每個選擇裡。每天,我們可以通過我們的食物選擇來實現我們的價值觀。如果我們重視仁愛而非暴力,如果我們重視同情心而非不必要的傷害和痛苦,那麼素食就是唯一與我們的價值觀一致的表達。


作者備註:有一點很重要,全素主義並非只是一種飲食習慣。我們的社會是建立在對動物的剝削上。從衣服、化妝品到家庭清潔劑;從殘忍的醫學實驗,到狗隻繁殖場。成為全素食者意味著我們極力避免在生活的所有方面剝削動物,而選擇吃甚麼食物是一個很重要的開始。`5

(英文)了解更多全素食者吃甚麼:無蛋奶飲食指南如何把你最愛的蛋食譜改成全素。(包括無蛋烘焙貼士)還有了解全素食者的營養,還有B12的解答

了解更多動物如何在各方面被剝削,以及你如何作出改變,請觀看這兩套影片:The Ghosts In Our Machine Earthlings. 還可以參考:www.vegankit.com

 


翻譯:桑妮雅, Roni Chiu
編輯:多些芽
原文出處:Free From Harm,多些芽已獲授權翻譯

Ashley Capps

關於 Ashley Capps

詩人,自由作家及編輯、純素主義推廣者。她的第一本詩集是Mistaking the Sea for Green Fields。更多她的詩作,或是撰文,請見http://ashley-capps.tumblr.com/。在Alpha Betes網站亦有Ashley的純素/動保網誌。

留言

則留言